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地0116章 舍不得秀发

地0116章 舍不得秀发(1 / 1)

赵玉林给老曹建议先打个心理战,既然汪氏显发兵已成定局,就以制置司的名义给他写两封信过去严加斥责,骂他首鼠两端,图谋做八姓家奴。让他犹豫不决,打乱他快速冒进的想法,给汉中的变革再争取点安稳时间。

老曹认为他的主意很好,说行,大营中进士扎堆,撒泡尿都会溅到进士的衣服上呢,左右无事正好叫他们烧点脑细胞。

于是,一个二十年前上榜的老进士觉得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主动接单,以岳爷爷满江红的词牌洋洋洒洒的书信一封交给了汪氏显。

那厮看了如万马奔腾,箭雨穿心般骂他的词句一点儿也不惊讶,蛮有定力的嘛。给他大儿子讲咱这就是丧家之犬的境地,哪有自己选择的余地。

随即沉声叫儿子抓紧备战。

大儿子报告:扩端皇子又来信催促了,汪氏显苦笑一声。

大儿子说从巩昌到秦州城有几百里了,运输很不方便,蒙军不是送了两百架回回炮,他的想法是将存放在平凉的回回炮直接用于这次作战。

那家伙威力巨大,路途还近了不少。

汪氏显沉思了一下答应,提醒他就那点家伙还远远不够,巩昌府能搬去的都搬去。

呵呵,这厮当真铁了心,要和宋军猛干一架了。

赵玉林回到南郑,火凤凰也率领三纵回来了,高兴的告诉他,她的三纵是最先达到两万人的纵队。

赵玉林开森的抱住凤凰说她们三姐妹都到齐了,他可受不了。

凤凰在他胸口拱了一下,顶了顶他胸口说屋里还有一个呐。

他抓住女人双肩惊喜的问:真的?

雨琦回来了?

在哪里?

火凤凰却是不住的摇头,指了指后院的西厢房,叫他自己去看。

赵玉林急冲进去,门口却站着两个吐蕃服饰的小丫头,他奇怪了,问谁在这里?

“玉林哥,是我。”屋内传出了一个略微稚嫩又依稀熟悉的女孩声音。

他走进去仔细一看马上愣住,石化般立在那里。

稍息,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小姑娘伏在他胸前不停的哭,泪水湿了大半的衣裳。

赵玉林将她扶去椅子上坐下问:“咱的啦,央金?你咋到这里来了?”

央金给他讲:她不是在成都实习嘛,有一天骑单车过街道,一辆转弯的大货车将她卷进了车轮下面,醒来就到这个世界了。

原来如此,真是造化弄人。

央金在他们社区实习,两人平时搭档做事很熟悉的。她前年车祸穿越到鹧鸪山下的赞普家里,却不像赵玉林很快就入乡随俗,融入了这个世界。

待她从商人手中零星收集到的报纸上看到八百年之后的信息,特别是赵玉林那首《梅花三弄》,她就在遐想:莫非此人的命运和她一样?

央金是赞普家的独女,八岁瘫痪成了聋哑人,一朝醒来后居然能吃、能睡、能走路,还能说一口蹩脚的吐蕃话,这把赞普两口子给惊喜得睡不着觉,不想吃饭了,把她视为心肝宝贝。

这不,她想来文州就一路有人护送的穿过文州到汉中了。

这时:火凤凰隔着老远的大喊:吃饭了。

赵玉林拉着央金出去餐厅,三个女人已经坐下,他有些尴尬的介绍情况,叫大家喊央金妹子。

火凤凰一脸大家都懂的表情说:肯定是妹子了噻,来,来,来,挨着姐姐坐。哥儿真舍得下手啦,看咱妹子才多大点。

赵玉林听凤凰这样说出来他结巴了,不知道如何说起,赶忙说不是她们想象的那个。

马灵儿较真了,问还要咋个才算?不能吃完了,把嘴巴一抹就不承认吃过饭哈,妹子可是清楚的记得哥儿胸口的红痣呢。

“是吧?央金妹子。我们给你做主。”陈宸愤怒的看着他。

边上的央金却是蛮幸福的享受着。

赵玉林懵了,麻麻德,这是在干啥?

召开妇女维权批斗会了?

赵玉林解释不清了,低头猛的刨完一碗老干饭跑了出去,后面立刻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他来到顺风处,鲁有朋说正要找他呢。

巩昌府调集平凉两万大军南下秦州,携带了不下一百架回回炮。很显然,巩昌府和蒙军有交接了。

他说很正常,蒙军撤离那些城池时就没带走,巩昌府既然接受了人家的武器,肯定要为蒙军卖命。在他们眼里,蒙军势大如日中天,咱宋军弱鸡,气息奄奄嘛。

老鲁说敌人来势汹汹,咱也该动身了。他叫老鲁领着大帐人员先走,他随后就到。鲁有朋笑着问他:小嫂子刚来呢,哥儿这就走啊?他懒得解释,丢下一句“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走了。

次日,他给女人们说曹大人召见,他得去趟青野原,有紧急军务。

陈宸不干,说央金妹子刚到呢,哥儿就要走人,这是在躲谁呢?

凤凰知道军情紧急,却笑眯眯的看着赵玉林,就看他如何过了这关?

他说央金虽然刚来,和他却是老熟了,无妨的,你们多亲近亲近。

一副娃娃脸的央金有点幽怨的看着他了。几个女人更是投给他一副都懂的眼神。

赵玉林无奈的说真是军情紧急呐,凤凰过两天也必须走,大家都抓紧准备吧。

他刚回屋,马灵儿见李三枪就给他送来军装,知道他又要上战场,从背后抱住他不让走了。

赵玉林缓缓掰开马灵一根又一根的指头说打完这一仗就稳了。

马灵儿哭了,每次他都说是最后一场,何时才是个头啊?

门外,陈宸进来了,也是一头扎进去不让他走。

他安慰了好一阵才出门去,却见央金在大门口给他挥手,赵玉林心中有点打翻了五味瓶的感觉,上马挤进了卫士的行列中。

五日后,他赶到了天水。苗贵告诉他巩昌府在西面和北面聚集了不下八万人马,差不多倾巢而出,这是吃定咱神威军了。

赵玉林摇摇头,他也想不通汪氏显为啥要拼命一搏?

简单吃过夜饭后,兄弟们帐前议事:

苗贵算了一笔账,当前秦州北有敌兵一万左右,但是他们携带了两百架左右的回回炮。火力强劲。

西面过来八万左右兵力,重武器却不多,只是从马匹组团来看绝对是骑兵劲旅。

赵玉林提醒他们,巩昌府有一队铁浮屠拐子马,凶猛的狠呐。他叫将炮兵总队长和新来的迫击|炮一中队长都叫来,听听他们的意见。

这样下来,这场战役就是骑兵,步兵、特种兵和炮兵的诸兵种协同作战了。

赵玉林指着西门外汪家军的营地说:不能让他们舒舒坦坦的建立营寨,咱们的人马没到齐,他们的不是也在路上?

他叫就以城中兵马先打个短促突击,毁了他们的前沿营寨,趁机摸摸他们的底。

随后,苗贵带着参军就要出发,赵玉林要一起去,众兄弟不让,他说无论如何也要到河谷掠阵。

大家立即行动起来。

黎明时分,赵玉林在卫队的保护下进入了观察点。

昨夜,郝晓明的人摸黑坪地,在前沿为投石机搞出了一块坚实的阵地,炮兵将投石机拆开搬运上去,借着细微的亮光安装,当他从魔镜里看清楚时,十架投石机已经安装完毕了。

他很满意这支行动神速的队伍。

炮兵随即毫无征兆的开炮了。

神威军的投石机是通过观察员观察计算,小红旗指挥引导射击的,距离远了,没得电话、手机,必须用这种原始的方法指挥。

两轮炮击之后,汪家军的大将元芳从大帐中惊恐的跑了出来,他没想到宋军的火器果真厉害,隔着四里地以外了,霹雳弹居然打进了他的营寨中央。

大寨之中已经是一遍慌乱,望楼上的小校下来给他报告:昨夜宋军搬出来几架投石机安装在他们阵地前沿了,怪不得他的大营受到宋军的炮火覆盖。

侍卫给他牵过马来,元芳刚上马要组织反击,郝晓明的六纵已经越过己方的障碍,吹响了神威军独有的冲锋号,士兵拖着铁通跑一起冲锋。

汪家军哪里见过这样的打法,一半人都还没有睡醒呢。

一颗霹雳弹在元芳的战马身边爆炸,立即将他和战马掀翻在地,断腿的战马硬生生压断了他的左腿额。

元芳疼得哇哇大叫,侍卫立即将他拖出来架着着逃跑。

郝晓明成功破了汪家军先锋大营后见好就收,立即退了回来。

然而,北门外平凉过来的汪家军利用回回炮的远距离射击打进了河谷东岸边神威军的拦截阵地,突然的炮击还让正在撤退的士兵躲避不及,伤亡了几十人。

苗贵为了给汪家军突然袭击,不许动用迫击|炮,他要给汪家军造成错觉,误以为东岸成了他们的突破口,安全区,以便后续有机会利用。

汪氏显的大儿子正在大骂逃回来的元芳呢。

这厮说宋军不讲规矩,两军交战,不打招呼就搞起了偷袭。要是光明正大的来,小南蛮绝对占不到便宜。

大儿子年轻气盛呐,嘴巴里憋出一个字叫“滚。”换主将王珪去重振大营。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