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115章 有块平安地

第0115章 有块平安地(1 / 1)

大儿子说当然是咱家的了,只是那两千拐子马就天天喂着精料,在大金之内数第一。

汪氏显叹息了一声:今不如昔啊,即便打不赢蒙军,咱打宋军还是有把握的。此次精锐尽出,一定要打垮宋军,要让临安的皇帝知道:这世上还有咱巩昌府。

马格逼的,原来他心里头在生临安皇帝的气呐。他屡次写信求归附,皇帝就是不尿他。

看嘛,问题严重了。

赵玉林在南郑的府上打了个喷嚏,虽然还不晓得汪氏显在算计他的神威军,但是顺风处早就在行动了。

赵玉林写了亲笔信联络郭虫麻合力抗蒙,有需要可以互为支援,郭虽然没有回话,也没有明确反对。

这就够了。

他知道汪氏显迟早是要加入蒙军阵营,直接无视汪家,与别的小部落势力联络,阐明华夏是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自由平等交友的原则,这些人都没有意见。

赵玉林不要他们立马表态,也不会马上请这些部落入伙,他是要让这些首领知道:天水,西河这边还有一块平安地,可以让他们充满想象。

这不,巩昌府一开始聚兵,他这里就清清楚楚了。

临安的大宋朝廷收到了兴元府和制置司的奏折,宰相郑庆芝立马就去找皇帝了。皇帝还在看,他就说赵玉林那小子太目无王法了,直接将朝廷重臣处斩,开了历史先河。他这是怕夜长梦多被朝廷改判,死刑变死缓,死缓变无期失了他兴元府的威信。

皇帝看完笑了笑,说是有点目无王法,不过史相不是就常常做先斩后奏的事嘛。要论起来,此子还是在给我省钱呐,那收回来的几万亩良田不是都叫官田嘛。

这皇帝在龙椅上做的不咋地,为人却是很宽和,他散朝后的私下里都不“朕”来“朕”去的高高在上,而是轻松的以“我”自称。

皇帝叫下旨斥责,既往不咎。他说时下已经和北蛮有约,需抓紧筹措粮草,叫孟珙领荆州军出邓州联合灭金,记住咯,重要的事情在这头。

郑庆芝如释重负,立即应诺退了出去。

他虽然对赵玉林越俎代庖,直接杀了人犯有看法,却担心有人以此做文章揪着赵玉林不放,进而坏了川陕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

汉中兴元府,朝廷的责骂文书刚到没两天,宜宾的陈宸就来了。赵玉林一扫心中的不快,和陈宸狂欢了三天。

陈宸告诉他,晓敏的妈妈吴婶生了个胖小子呢,还是朱先生守着接生的。

这回陈忠顺要感谢朱从文了,吴婶是高龄生产,胎儿横着,又像晓敏那样生不下来,是翠屏医院的医生在朱先生的指导下做剖腹生的孩子,母子平安了。

赵玉林听着,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个恐怕是当今世界上第一例成功的剖腹产手术了,得感谢大家摒弃世俗的偏见,不断的实践了。

陈宸说他爹在埋怨他了,书信咋就那么少,当真没时间吗?家里人都是通过收集到的《汉水晨报》猜想他在干啥了。

赵玉林检讨自己,的确写信的时候太少了。

后世天天耍微信,qq聊天,已经没有写信的概念,谁还想着拿起笔来费神呢。

一家三口将南郑游了个遍,马铃儿说自己书读的少了,和一众官老爷交往亚历山大,让陈宸去对付,眼下巡察使空缺,就由她来带领,把对官员的监督和土改抓起来。

赵玉林没意见,叫她两姐妹商量着干,督促栈道的修建快些搞起来。

安排了南郑的事务,他带着后勤使俞福明去沔州的兵站。宜宾送上来一个迫击|炮中队;改进后的火枪一千支,手榴|弹、地|雷若干;还有高进喜欢的骑兵用火铳。

这个火铳已经不是简单复制明军使用的三眼铳了,而是朱从文结合三眼铳和转轮手枪的工作原理,精心设计制作的五连射转轮火铳。

也就是说骑兵对阵发起冲锋后,他的神威军可以连射五次,再将火铳当狼牙棒使用,瞅准间隙换装纸壳弹后又可以连射五次。

这个跨时代的马枪一上场,绝对叫善于齐射的草原汉子惊为是神器,妈呀,根本不用张弓搭箭,手握火铳直接射,那个速度可是乖乖不得了。

赵玉林叫抓紧分配下去,随即跟着迫击|炮中队进山试炮。

中队长白恒报告:全队一共三批次,三十门迫击炮,口径在一寸半到两寸不等,射程在五里至十里之间。炮弹一共才一千五百枚。

玛德,才一千五?这是嫌少了,想当年八路爷爷打鬼子时一战就那么几发,十几发呢。

赵玉林叫打两炮试试,中队长立马紧张的问他是两发齐射吗?还是只打两炮?

俞福明给赵玉林解释炮弹十分难做,金贵了,兄弟们都舍不得呢。

玛德,连打两炮都舍不得了。

他理解兄弟们的心情,走进了查看,一门门炮都没上漆,却个个被士兵们擦的透亮。他问身边的战士如何做到的?

小伙子欢喜的从衣兜里摸出一块猪肉皮来给他看。

原来,兄弟们一有时间就拿猪皮擦炮,难怪保养的这么好,足以见得兄弟们对迫击炮的喜爱程度。

他叫上一门小口径炮打两发看看。

赵玉林指了指三里外山坡上的一棵松树,叫开炮,中队长亲自操炮,首发命中。

他叫不打了。省下炮弹打敌人。

赵玉林告诉他们,接下来将有一场恶战,都准备好了。不要怜惜炮弹,就是拿来消灭敌人的,留着下崽呀?

士兵们个个咧嘴笑了。

回来,赵玉林去参观铁工坊,工匠已经在制作栈道需要的钢筋了。

这个完全叫订单加工。

钢筋需要多大,多长,多少全都有数,两根带槽的夹棍在水力的带动下艰难的挤压着烧红的铁棒,工匠牵引着一步步将它挤压成需要的直径,再将多余的部分截断,回炉再造。

俞福明说铁工坊为了建造栈道,专门增加了这套设备,全是从宜宾运过来的,陈显师傅要求必须保密了。

呵呵,是呀,这个看着虽然极其原始的热轧机,此时不晓得要领先世界几百年了。

赵玉林点点头,说师傅的生活都要安排好了,没媳妇的帮着牵线找个媳妇。整天关在山沟沟里做事,太无趣了。

左右的工匠听到他这样说,哈哈大笑起来。

他指着俞福明说:看吧,谁不想媳妇,都想媳妇了。

后面又传来一串哗啦啦的笑声。

赵玉林去沔州城和高稼吃酒,老高接着后语重心长的劝导他了。

神威军猛如虎的变革,种田人是欢喜了,人人有田嘛,还只交皇粮国税,但是大地主和官僚就对他有看法了,有人骂他苛政猛于虎,一上来就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抓人、砍头,将他比作屠夫了。

赵玉林疑惑的看着老高问真是如此吗?

他记得浔阳的黄胖子因为当年穿梭宋金做生意有功,请求豁免通敌的死罪,他都网开一面只罚了家中半数的现银,没收田产时还给他留了二十亩呢。

老高说要论土地,哪个做官的家里没一百亩、三百亩,都是地主,哥儿等于是和官府对着干呐。传闻官家震怒,发话说若不是他要依仗神威军戍边,早就一把撸掉哥儿了。

赵玉林看他那表情,完全可以解释为是在提醒他做人要低调,低调啊。

他轻松的感谢老学究提醒,告诉他只在汉中搞,既然已经下手,他就要坚持到底,大多数勤劳致富的小地主土地他都是用抄没的不法银子赎买的呢,没有做强抢的买卖哈。

老高无语了,既然劝不住,那只有执行到底,谁叫他现在是上官呢。

休息一晚上后赵玉林告别高稼去青野原,都走到沔州了,还是要去看看老曹的。他来到中军大帐,老曹笑呵呵的说正要去找他说事呢,不想人就到了。

两人转去后堂,老曹说这次汉中疾风暴雨式的变革让龙庭震荡了,官家下旨斥责,咱俩人人有份,算是给小哥帮忙啦。

赵玉林以茶代酒谢过,听他如此说来,还是支持的。

老曹给他讲,已经将自己老家的土地交出去了,支持哥儿变革,老百姓太苦了。

他说不如此不行呐,土地高度集中,百姓无地耕种。地主狂收地租,种田人会觉得没地种要饿死,租地种粮还是要饿死,不如起来造反、抢粮求活。

这样下来,大地主屯粮,赤贫造反抢粮,大家都不劳动了,这个社会就断了生长的源泉,必死无疑。

这类大道理他讲不好,老曹也不爱听,支持就够了,难道还希望老曹帮着他去宣传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老曹吃下两口茶后问他准备的咋样,有情报显示巩昌府全面动员,大有十万精兵围秦州之意。

老曹口口声声念叨秦州城,看来是希望将北边那块地回来了。

古秦州本来就是大宋之地,南北天水合在一起,收复国土自然是每一位戍边军人的一生的追求。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