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95章 只有抚恤金

第0095章 只有抚恤金(1 / 1)

雷满作为神威军的总都虞侯,重伤初愈还是来参会,听着也是痛心疾首,喝令各纵队回去必须照三少爷说的做扎实了。

赵玉林仰望天空,说这两年的大战死了多少兄弟,谁不是爹妈生的?

他们又得到了啥?

一点点微薄的抚恤金而已。

咱们为什么就不能干干净净的做人?

末了,他将几个纵队主官留下,告诉他们自己要回一趟宜宾,安排苗贵负责仙人关集团,韩永超负责洋州、金州集团,都听总都虞侯调度。

交代完毕,赵玉林和雷满小酌。

雷蛮子已经晓得他家里的变故,有些伤感的说世事难料,兄弟不必全都记在心上。

他给雷满讲:马上就到过年了,年后春暖花开,兄弟们整训完了肯定会手痒,必须要压住,估计下半年还有一场大战,咱可要准备充分了。

雷满点头,叫赵玉林放心的回去。他会睁大眼睛盯着。

赵玉林笑了,这位老哥就是一个直性子。

他将雷满送出去,回来已经是大雪纷飞。他闻道一丝暗香,走近了才看到是院里梅花开放了。

赵玉林触景生情,思念自己的女人,脑海竟然冒出了《梅花三弄》,庚即去书房挥毫泼墨,洋洋洒洒的写了出来。

红尘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漱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

陈宸过来看了,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问他咋就诗兴大发了?

仔细读过之后连夸他写得好,写得妙。

他淡淡一笑说看到墙边的梅花了。

叙重抄一幅叫张琦拿去找秋菊,设法送给雨琦,让书院以秋雨为笔名刊登在《汉水晨报》上。

次日,赵玉林陪着陈宸在府衙宴请州官,共话新春,安排妥当后踏上南归的行程。

陈宸穿着红色的貂皮裘衣打马飞奔,扬起阵阵雪花,如诗如画。快到南郑了,赵玉林让她歇歇,这是老曹的地盘,别叫人家觉得咱太狂妄。

她还偏不,扬鞭催马进了南郑城。

曹友闻晓得他来了,立马带着曹友凉出来迎接,热情的拉他去府衙歇着,大年三十呐,正好在南郑过年。

老曹还说要将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小女送去洋州读书。

他的女儿曹茵听说年纪不大的陈宸就在主持洋州税赋,惊讶的把陈宸当着自己的青春偶像,两个拉起去了后院吃耍。

赵玉林肯定要答应,自打神威军杀了陈和尚,击败图雷,汉中百姓便将神威军敬为神军,青年才俊满心敬仰,洋州的书院早就人满为患。

老曹告诉他朝廷的文书到了,封他为神威军指挥使,制置司幕宾。钦差因为冬季水小,要年后才上来。

赵玉林笑呵呵的说曹将军呢,官家定有厚爱。

老曹说他做了副使,统管兴元府兵马。

赵玉林举杯祝贺,告诉他:窝阔台集中力量攻金,去年已经完全占领大河以北,取得了进攻洛阳的桥头堡,预计咱们年后无战事,但要预防扩端下半年来替他小叔报仇。

老曹疑惑的问他:为何不是图雷自己来呢?

赵玉林说他掐指一算,图雷怎么样他不敢确定,但是窝阔台要让扩端领兵犯境却是肯定的。

老曹奇怪的看着他问,哥儿通神了?

当真能掐会算?

他笑着说:走着巧吧。

老曹告诉他:青野原大营正在热议联蒙灭金,出兵洛阳呢。

赵玉林估计还要继续谈,反正他是不会去的,金人气数已尽,不值得牺牲。神威军枕戈待旦,目标就是如狼似虎的蒙军。

夜已深,老曹安排了他们夫妇休息。

次日,老曹将赵玉林送出南门,两口子心情大好,策马扬鞭,一路直奔利州。

半月后赶到阆中,张琦特意为他们寻得一间窗似圆月的客栈,小两口在阆中赏月,吃汤圆,过了个温馨的中秋节乘船继续赶路。

二月中来到成都,两人都在船上颠簸的晕晕了,正好歇歇。赵玉林想着要见钦差,得有个伴手礼,问张琦还有玻璃杯不?

这丫说没得新的,全都是用过的。

赵玉林觉得他手里也没得其他称手的东西,那些杯子他们没用多久,洗干净了哪里看得出来新与旧?

他叫张琦去典当行找个漂亮点的盒子,装上两个杯子备用。

来到府衙,丁大人见他到了非常欢喜,立即叫通报钦差大人。

稍后旅行了程序,赵玉林接过一应赏赐后回了钦差伴手礼,丁大人请客去琴台吃耍。

老头子说他两年不见,小哥儿练练报喜啊,又收复文州,阶州了。

钦差看过赵玉林送给他的一对水晶玻璃杯后,早已是满心欢喜,说他回去一定禀报官家小友的功劳,小友年少有为,一定前途无量芸芸。

赵玉林因为两个妻子接连出事,哪里欢喜得起来,他礼节性的陪过酒后以宜宾事多为由,告别上官直接去了码头。

三日后,他回到阔别两年的宜宾,接连的颠簸,竟让陈宸晕船,吐了。两口子在家里休息了一天才出来见客。

马灵儿啥都不说,将小敏的儿子抱了出来,教他喊爹爹,孩子竟然张口就喊他了。

赵玉林胸口一阵酸楚,眼眶湿润了,抱住孩子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

陈宸给马灵说:“姐姐,以后这孩子我来带。”

马灵儿说咱俩一起带,晓敏在天有灵,定会保佑孩子平安的。

赵玉林抬起头来给她们讲:晓敏当初也希望这孩子姓陈,就叫陈柳吧,柳树易活,这孩子一定好养。

他带着陈宸去给他娘和几个姨娘见礼,他小娘笑呵呵的祝贺他俩早生贵子,把陈宸羞得往他怀里钻。

他四妹在边上给他说屋外还有一个,快些接进门吧,凤凰姐姐人可好啦,思念三哥,人都瘦了三圈了,陈宸可别吃醋。

赵玉林尴尬的看着陈宸,又转过脸去看他娘,他娘一半埋怨一半欢喜的表情让他觉得特搞笑,赶紧把头低了下去。

陈宸瞪了一眼赵思涵,说她才那点儿肚量吗,择日咱就去接回凤凰姐姐。

赵玉林赶紧借故离开。

她娘马上拉过陈宸来商议补办婚礼。

赵玉林出去找张老先生吃酒,恰逢陈忠顺也在那里,张向阳马上唤书童取来杯盏餐具。

他看到老丈人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很难过。马灵给他讲了,陈忠顺看着爱女去世,内疚心疼,竟一夜之间白了头,从此不再过问酒坊的事情,完全陪着吴婶养鸡消遣了。

他给陈忠顺说孩子还是姓陈,这是晓敏的意思,他起名叫陈柳,一定会平平安安长大的。

一提起孩子,老丈人悲从中来,举杯干了要回去。

赵玉林也不留,将他送出门去再回来和张向阳说话。

老先生遗憾的说: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陈师傅恨自己呀,那段时间整天的借酒浇愁。

赵玉林说孕妇不能过多的摄入营养,必须进行锻炼,这是后来人总结的经验,说了就是不听,我看着就生他的气。

老先生立即像看古董似的盯着他考古。

赵玉林这才晓得,自己一激动又说跑嘴了。

张向阳告诉他,朱先生还说可以切腹从里面将婴儿取出来,晓敏也不会菀的,却被老陈臭骂了一通。

他说要是真听了朱先生的话就好咯,真的可以救人呐。

说得再多,都是马后炮,赵玉林给张向阳讲,过去有很多观念落后了,该扬弃,他把自己在汉中和兄弟们交流的话题拿出来探讨,要张先生在宜宾也逐步加以引导。

张向阳说看到《汉水晨报》的文章了,讲人人平等、各族人平等,自由,这个好,不触及皇权,强调在朝廷的集中掌控下治理家国,好啊。

赵玉林说神威军在汉中不断尝试变革,触及朝廷的底线,咱要不做探讨,引导,促进朝廷变革,迟早有一天会倒回去的,必须未雨绸缪。

老先生说,得细细谋划。

他告辞回去,陈宸已经打扮得像春姑娘一样等着了。

赵玉林问她:天气还冷呢,穿那么少干嘛?

小女子心情大好,浑身火热,拉着他就朝码头去,两人过江来到州府,陈芸早就回家等着了。

赵玉林说明来意,陈芸早就晓得,频频点头。

女大不中留啊,自打陈宸偷偷跑去汉中,他就晓得女儿的心已经属于赵玉林的了。陈芸慈爱的说他就这一个闺女,贤婿可要待好了。

陈宸马上给她老爹捶背,说玉林哥对她可好啦。还给她写了情诗呢。

赵玉林马上把脸转去看大门外。

陈芸倒是笑呵呵的说她已为人妇,还不忌口?

陈宸倒是不怕,说玉林哥讲的要男女平等,有啥说不得的?

赵玉林赶紧岔开话题,说婚后打算让陈宸留在翠屏山,一来好照顾他,二来陈宸终是还小,有老爹帮衬着更好做事。

陈宸不干了,过去抱住他的肩膀猛摇,说他还没正式成婚呢,就要抛弃她了。

赵玉林将他揽进怀里说下半年汉中那边肯定要打仗,东西两头的州县都是边地,如何舍得让她去涉险?

最新小说: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