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94章 哥儿下令啦

第0094章 哥儿下令啦(1 / 1)

赵玉林愣了他一眼,说没看到嘉陵江都要断流了,没水,如何运上来?咱自己也要想办法。

吴杰告诉他兄弟们没事就修路,沔州到西河都能过大车了。他说还是要把那些人犯逮住来干活,军队要干,但是任务是打仗。

高进说他手下五千骑就在仙人关跑来老去的,青野原说咱是在显摆呢,很想出去干一仗。

他问,既然如此,就没想过出同庆府,拿下阶州,那可是咱大宋的土地,还有文州,几个蒙军把持着,就把你们给吓着了吗?

苗贵乐了,问他,这就等于是哥儿下令呐?

赵玉林说文州城里多数是伪军守着,设计骗开城门,用最小的代价夺城。阶州就不管了,他们要死守咱就用炮轰开。

他说咱也缺银子啊,打开文州就可以和吐蕃的部落做生意。

这个文州和他这里隔得远了,有足足好几百里地,那是去年蒙军在关外劫掠时占下的,现在里面已经没几个兵了。

苗贵说远是虽然远一点了,但是咱正好练练,让高进的骑兵突击,穿着刚缴获的蒙军正兵的衣服冒充,大白天直接冲进去。

赵玉林觉得可以一试,刚缴获了蒙军那么多衣服,旗帜的,他们又狂妄无比,颇有横冲直撞的习惯,高进正好可以扮演一盘试试。

随即,一场小规模战役拉开了帷幕。

高进他们出发一天后,赵玉林和苗贵去了同庆府。

卢华才报告,队伍接令已经出发了,阶州接近巩昌府,就是不晓得汪氏显如何反应,他交代了天水同时戒备。

赵玉林说不管他如何反应,咱的地盘咱作主,先收回来再说。他看到城池修复的不错,飘扬了卢华才两句,

华才告诉他,是那土水泥好,才摸上去,马上就硬了。

赵玉林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玛德,这丫说的啥?

听着咋像阿三的神油。

他说没那么夸张吧,这东西配比搭档,三天形成七成的硬度,七天后达到十成的硬度。

所以,只要赶在敌人来之前半月做好,一切都不是事儿。在场的兄弟听了他讲的道理,都是暗自称奇。

简单吃过夜饭,赵玉林去内室休息,翻阅顺风处送来的情报。各地还算平静,正好让他收拾了两州。

此时,青野原已经晓得他在独自用兵了。

军寨大帐之中,将领们正喝着五谷丰嗨皮,幕宾们不停的给赵彦那敬酒,骂赵弃儿目中无人,此番要是兵败,大人不正好捏住他软肋狠狠的治了?

赵彦那听着哈哈大笑,咬牙切齿的说那厮太过无礼,根本就不是做官的料,就不因该到汉中趟这趟浑水。

众人听着也是大笑。

冯大用他们听不下去了,慢慢移到了边上。几个统制说吃着人家的好酒骂娘,马格逼的,叫啥了?

曹友闻在青野原有人,立即报告了他。

老曹晓得后一阵心惊,心想这小哥也是太胆大了,赶紧叫凤州整顿兵马备战。

天明,高进从文州传来捷报,神威军的大旗已经插在了文州城楼上,丢失将近两年的文州城重新回到大宋怀抱。

苗贵立即催动大军直扑阶州,一个个城堡迅速落入神威军之手。

赵玉林叫苗贵派人给青野原送信,只说神威军收复文州。

黄河北岸河中府,窝阔台很快收到蒙军细作的飞鹰传书,神威军占领文州,他不屑的说又是赵弃儿的老鼠伎俩,偷偷摸摸的下手。

阔端问他咱办?

窝大汗仰脖子干了一杯说:“凉办。”不管,眼下的敌人就在我们对面,戳穿黄河防线,他要割下金主的脑袋做夜壶。

窝阔台视文州为小碎碎,在与不在一点儿也不重要。他正在集中大军,要一举击垮金兵,拿下大金国。

再回到阶州,高进从文州抽身之后,立即派出三千骑兵驰援阶州,神威军在步骑配合下快速机动,打的都是小规模的遭遇战,蒙军刚刚委任的部落长官带着一群土兵如何抵挡,三天时间占领了阶州全境。

赵玉林见没啥事了,和兄弟们吃酒,他给大家讲存地和存人的道理,告诉他们现在的神威军还不算强大,面对凶狠的敌人,要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发展壮大自己才是硬道理。

第二天,赵玉林往回走,看到破烂不堪的七方关,叫后勤使俞福明专门制定计划将关隘恢复了,不但要修好,还要找出周边的险要进行补充修筑,让敌人下一次来了啃不动。

次日,赵玉林去青野原将文书呈上,给赵彦那报告文州,阶州已经收复,立即惊呆了原上的所有人。

老赵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他再说一遍。

赵玉林详细报告后告辞出营,一路疾奔洋州而去。

回到家里,陈宸却告诉他:吴雨琦带着孩子出走了。

这一声如晴天霹雳,让赵玉林懵逼了,瘫坐在椅子上听陈宸细说。

原来,吴雨琦出了月子,接触顺风处的兄弟姊妹后,立马就晓得了赵玉林瞒着她娘的事情,悲愤之中赶去终南山弄清楚她娘的死因。

再回到家里,雨琦就成天闷闷不乐,无故的发脾气,有时连晶晶也是她的怀恨对象,前两天获悉赵玉林要回来了,抱住陈宸疼哭了一场,说她无法静下来,留在洋州只会给玉林哥添乱,悄悄的抱着孩子,带着她的侍女冬梅离开了州府。

赵玉林呆在书房胡乱的涂鸦,陈宸劝他几次都无效,叫侍女燃起暖炉陪着他熬夜。赵玉林见陪着他打更的陈宸熬不住,趴在案桌边睡着了,取来貂皮将女人裹上抱回屋去。

刚放下,陈宸就一把拉住他不让走。

原来,这丫是假寐。

他晓得陈宸用心良苦了,脱了衣衫上床休息。

次日,赵玉林叫来秋菊,让她打探吴雨琦的下落,保证她们母子的安全和一应生活需求。让顺风处传令各个总队长回来议事。

跟着就和陈宸去议事厅和在家的州府官员见面,告诉他们这一年大家都辛苦了,陈总管要给每人发十两现银的红包,大家欢欢喜喜的过个年。

负责税赋的转运使报告对关中的贸易大跌,蒙军封了互市报复咱,两边的来往只能靠走私。

赵玉林说无妨,当下兴元府稳了,咱可以一路向西将营生做去吐蕃诸部和巩昌府。

他重申了以民为本、依律办事后陪着陈宸去西乡县视察。赵玉林抚摸着小陈宸的脸蛋说:难为她了,别的人家像她这样的女子还在父母身边撒娇呢。

女人把头搭在他肩上说她愿意,她欢喜。

赵玉林说洋州,金州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要守好了。

小女子不说话,倒在他怀里装死,

这个情景让他不禁又想起了陈晓敏来,鼻子酸酸的眼泪直冒,他用袖子掩面去擦,却是泪如泉涌,越擦越多。

五日后,赵玉林回到洋州,兄弟们都到齐了。

他带着去了书院后边的一处僻静书房,赵玉林把他二哥赵玉江和两位熟悉他新思想的采编也叫来同堂议事。

他说神威军来到汉中的这两年高速发展,队伍一东一西的加在一起已经过六万了。有些事情必须扯清楚,弄明白。

他问:咱神威军究竟是干啥的?

我们这样拼命究竟为了谁?

众人回答不一,有的说精忠报国,为了朝廷,有的说为了皇帝,只有杨兴运说保家卫国,为了黎民百姓。

赵玉林点点头,给大家讲张老先生的《宜宾晨报》上有许多有益的东西,大家要认真看,好好学。

他认为咱神威军就是老百姓的军队,是为黎民百姓拼命,保卫国家的。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女就必须去死没得公平正义,三纲五常这样的老旧观念得破。

赵玉林说完之后大家都愣愣的。

他继续讲:这就叫变革。

当下咱神威军做了许多前无古人的事情,比如土改,男女平等的做事,各民族团结如一家,以及神威军本身编成和官兵一致的军纪等等,以后还会有很多。

这些变革有的立竿见影,效果很不错,有的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见效,真的不行,咱就大胆承认失败,再找路子重来。

但是,社会在进步,就是要以不断的变革来适应发展,故步自封只能死路一条。

赵玉林要求各位兄弟,回去就按这个标准来选人用人,既不要那些夸大其词的人,也不要那种因循守旧的人。书院和报纸要潜移默化的做宣传教育,就是论事,实事求是。带出一股新风尚起来,引导人们去追求变革,支持变革。

接着,他叫张琦将一个盒子拿过来打开,取出里面的信件读起来。

日子变好点了,有的兄弟开始贪墨军饷了;有的兄弟开始强娶媳妇了;有的兄弟老子天下第一,要当山大王等等等等。

赵玉林念一封就丢一封去火炉,直到最后全都进了炉子,化成灰烬。

他叫大家回去用好士兵会,细细整顿,该退的退,该还的还,一时办不到的,交代清楚后都既往不咎,若下次再犯,必将严惩不饶。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