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69章 拿下真武山

第0069章 拿下真武山(1 / 1)

柴家看到老高的眼色,老气横秋的开口说才半成?多大点利?那新市镇眼下可以流淌着银子的地。

真武山可是我大理立国之初的北大门,此时不借口用兵更待何时?

高丞相跟着接话,说马湖江的神威军发展极快,探报已经达上万人,此时打,我大理可轻松拿下真武山,若是坐视不管,任其坐大,我大理就无宁日了。

小皇帝问老高了,需要多少人马才能打这一仗?

老高回答以现在侦查的情况来看,神威军的大部分兵力都在岷水沿线,马湖江上就是赵玉林的一个大队五千人马,双方有过小规模交手,咱大理示弱,没出全力,判断神威军就是一支纪律严明的乡勇民团。

军中将领以为五千兵马足也,不过老夫以为兵贵神速,要预防神威军集中上来,还要打出咱大理国的国威,立即出动一万兵马,一百条船,一举拿下马湖江绝没有问题。

镇南王说咱和临安是藩属关系,战端一开,如何收场?

柴家自信地让拳头说话,我们占领了真武山再报与临安,他们北面都是四处烽烟,还会在意个小小的神威军?

这时,小皇帝发话了。

允许北方军团出兵一万五千和一百条船开战,要是没有打赢,就由老高去临安请罪,北边的防务也别再插手。

老高楞了一下,胸有成竹的答应下来,随即告退。

小皇帝叫王弟跟去了后堂,镇南王问他,明知有风险,皇兄为何急着答应了?

战端一开,银子可是哗哗的掉啊,他高家就晓得打打打,新市镇分成的那点钱放个屁就没了。

一仗打得稀巴烂,得不偿失有啥意思?

小皇帝笑眯眯的说这个他就不懂了,别看新市镇才巴掌大一块,临安的大皇帝吃进嘴里绝对不会吐出来的。

老高打赢了也得不到。

要是打输了,正好让寡人灭了他的嚣张气焰。

镇南王这才明白,原来皇兄的窍门在这里。

他哥要借势削弱高家的势力。

赵玉林将曲正祥请来和陈晓敏一起交代了安全事务后,和朱从文一起在夜色掩护下上船西进。

朱从文问他就这么放心,把上万人交给他玩?

赵玉林笑着说要是不愿意干,他来。

老朱好不容易逮着这次大兵团作战的机会,立马怂了。

两人在军船上吃酒聊天。

赵玉林说前面打的都是土匪,他多年不知兵,跟着师兄再学学。

老朱开始理论起来,给他讲打仗还是一门艺术,三分靠战术,七分靠运气。新市镇这一场能不能打好,主公的运气很重要啊。

草,老朱开始扮诸葛孔明。

赵玉林笑了,抛过去一粒炒黄豆说他三国演义看多了。只记得主公两个字有屁用,现在他就是坐在四轮车上的羽扇军师,得将诸葛亮的那一套翻出来用。

朱从文笑嘻嘻的说咱就那点兵还要在泸水边整七擒孟获?那还不把自己折腾去江里了?

次日,两人赶到新市镇军寨。

火凤凰介绍了当前敌我态势,大理在南面百里已经聚集有七千兵马,船只八十艘,磨刀霍霍要杀过来了。

赵玉林听她磨刀霍霍的描述笑得赶紧捂住嘴巴,心道这蛮夷女子也会文绉绉的汉语呢。

苗贵指着战场沙盘讲解,大理可能沿着马湖江分西路、中路、和东路进犯新市镇。

西路的金沙江可以水陆并进,估计重点在这里。他们仔细考察战场后拟在马湖以南御敌,视敌人推进情况诱敌深入,先灭它一部。

鲁有朋根据收集到情报判断:此次大理进犯的兵力在两万左右,敌人北上犯境,已经征用了乌蒙部三个部落酋长的官寨和粮仓,水陆也在源源不断的运粮过来,明显不是为几千人的吃饭做准备。

大理的税赋官员也没有闲着,这几天都在新市镇的几个驻军点上打探情报。

朱从文转过头去看赵玉林,说十个大队满打满算还不到三万人,问他如何打?

赵玉林没说如何打,只淡定的说了句:赶回姥姥家去。

朱从文开始分析神威军的家底,第九大队为维护马湖江的稳定,不能动,其余各大队抽出全部机动力量集中使用,不到一万五千人,水师可以集中一百条船保证马湖江物资运输,但是能战的不到三十艘船。

周平起身请战,说他的水师大队就是只有三十艘船也敢迎战,保证将大理的船队灭了。

赵玉林收拢了情况,说咱人马是少了些,对付大理感到捉衿见肘,但我们是用新式作战理念建立的新军队,如果连大理都打不赢,那就说明我们的方法错了。

他给朱从文说上一线的作战部队按照一万五千来计划,其他的尽数集中过来保证马湖江沿线绝对的安全,让上去的兄弟有个安稳的大后方,放心杀敌。

一番讨论后定下计策,各大队的大队长立即回去调兵遣将。

次日,赵玉林陪着他四娘和赵思涵,陈忠顺他们乘船回去。两姊妹站在船头吹风,小姑娘把头靠在他肩上说又要打仗了,小林子他们贪得无厌,不守契约,烦死了。

赵玉林告诉她和小林子没得关系,这是一国在争自己的国运。

但他们晚了,得不到任何机会的。

他妹子拉着他无精打采的走进船舱,陈忠顺说这才多久啊,又乱起来了。

赵玉林笑呵呵的说怕啥?

反正这东去的船里装的都是酒,一船船的银子呢。

陈忠顺说能卖得了几天,关键是他又闲着了。

赵玉林不理他的牢骚,这老头子要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的酿酒,那任何一款新酒都会让他给搞的卖不起价了。

四娘说回去歇歇也好,她在新市都呆了大半年了,三江口肯定又变了不少。

赵思涵靠在她娘身上说变化大了去,那小娘都来和咱一起过了。

小姑娘嫉恶如仇,心里还惦记着小娘害她们呢。

赵玉林给四娘说就在三江口歇一阵,真闲不住的话四娘可去犍为的玉津做事,马湖江这边怕要乱一阵子了。

回去后,赵玉林立即过江去府衙,陈芸见到赵玉林说来得正好,他也是刚回家来。

赵玉林给他报告了新市镇的情况后,陈芸告诉他事发突然,大理也没有文书交涉就对抗起来,只能是我们自己先顶着。他已经呈报临安,请管家示下;嘉州兵马要保境安民,一时抽不出来,真大人拨了粮草,军械若干前来支援;制置司正在商议调兵。

看来,眼下还真的只能他的靠神威军顶住大理的第一波攻击了。

这叫自己的屁股自己擦,自己拉的屎自己掩。

他回到家里,带着晓敏去找陈忠顺,正好鞠掌柜,曲正祥都在,赵玉林说三江口就交给他们了,他得去新市坐镇指挥。

鞠掌柜说大家看到两岸的港口忙起来,兵船不断西去马湖江,已经猜到要打仗了,商会的掌柜们问还需要些啥?

他们要将自家的船捐出来帮着运输。

赵玉林说他就是有这个想法呢。让鞠掌柜将商船都组织起来,由曲师傅协调调动,保证队伍的需要。

神威军水师的战船太少了,必须将后勤运输剥离出来。

陈忠顺说他明日出去走走,转转,告诉大家神威军一定能保境安民,翠屏山绝对听不到枪炮声。

赵玉林点点头,说这样最好啦。

他在家里休息一晚,晨曦微露时出门又要西去,陈晓敏舍不得他走了,抱着不放。赵玉林给她一个深吻,笑声说他的皇后呢,朕要出征,翠屏山就看你的咯。

女人破涕为笑,说本宫等着圣上平安还朝。

赵玉林哈哈大笑,上了马车直奔码头。

再到新市镇后,敌情发生了显著变化,大理兵果然分三路犯境,但是兵力已经达到两万。

苗贵看着火凤凰说咱也是两万,凤凰大队长手下就有五千多。

火凤凰立即请战。

赵玉林不同意,他认为马湖江沿岸的部落刚投向他们这边,还很不稳定,特别是那些已经穿上民团服装的乡勇,如果有部落酋长被大理买通,做出任何一个举动来都会使神威军的军心不稳,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朱从文说九大队守好地盘就是一大功劳。也不是啥事都不能做,敌人犯境,咱九大队打头,且战且走,不是在做诱敌嘛。

赵玉林说诱敌也不是一味地跑,可以反手搞他一下子,中路和东路敌人兵力少,冯贵奇的十大队上来了一千多人,就去协同凤凰作战,将这两股敌人给拖住了,让主力集中搞掉金沙江上下来的敌人。

雷满同意他的安排,给凤凰说别怕,有困难就讲出来。

凤凰大声说她保证完成任务。

赵玉林告诉她初战要示弱,不许用炮,在西路没有打响之前能不用炮都不用炮。

凤凰一句话没说,站起来给大家敬礼之后招呼冯贵奇走了。

鲁有朋告诉大家:金沙江那头至少有敌人两万,携带着大量重武器源源不断的开进,还不含他们的水师呐,情势十分凶险了。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