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62章 朕的酒税呢

第0062章 朕的酒税呢(1 / 1)

此时,史相正和一个江南的粮商叙话呢。

这人倒苦水了,唠叨朝廷的禁酒令本是好事,但是却禁不了那大理国的金沙玉液,反而叫他们卖不了陈粮给宜宾,亏得更多了。

史相也没有意料到赵玉林会出这么一招,直接打破了他封堵神威军壮大的财源梦,还把新制的水晶杯高调卖到临安来了。

他正在郁闷,小黄门进来说官家召见,史相丢下粮商赶紧去了皇宫。

皇帝见他来了,叫上水晶杯共饮金沙玉液,还问爱卿味道如何?

史相恭敬有加的说:“这酒,柔。”

皇帝心里那个气呀,暗骂柔你妈个脚。

朕要喝的五谷丰呢,没了。

朕的酒税呢?都交到大理去了。

这办得叫啥事?

明显的损人不利己嘛。

皇帝问他酒税咋办?

史相说年前以有应对之策,多印些会子便是。

皇帝现在却改主意了,他说会子再发就成废纸了,暂停印发。

这是廷议决策失误啊,那个嘉州知府就叫他别干了,咱从上到下都节俭度日,宫里减一万的用度,爱卿也捐出一万出来,百官依此类推如何?

史相楞了一下,硬着头皮答应。

那禁酒令刚发出去,如何能废,朝廷又不是小儿过家家。只不过便宜大理国爆赚一笔了。

赵玉林回到宜宾交了差事,陈芸开始惊叹神威军的超强的战力了,当真是说干就干,干就搞定。

三日后,赵玉林召集议事,他告诉大家今后神威军要进驻犍为的玉津了,玉津西北三十里的岷江边上有大煤矿,他叫杨兴运保护着鬼谷的大师傅前去找到了,挖回来供作坊使用。

陈忠顺说酒坊将翠屏山上的天锅拆卸去新市镇扩大生产,现在大理将粮食卖给新市,反而去买升龙、蒲甘的香米来吃,日子过得滋润,酿酒的原料充足嘛。

赵玉林同意,反正这边用不着。

陈晓敏给大家报告,神威军的财务不紧张,宜宾港的修建基本结束了,新市镇的新码头建设完成后对大理国的贸易量暴涨,马帮、船帮把生意做去更远的南方,银子如泉水突突的涌来。

赵玉林看到陈晓敏嘚瑟的面容,可以想象今年的财务不紧张了。

现在,他手里有翠屏山和新市镇两个大型贸易中转基地,直接控制了金沙江和岷江水道,生意越做越大。

赵玉林安排完事务后去老军营单独商议军务。

他说神威军要增加设置第十大队,任命第二大队的虞侯冯贵奇为大队长,此人花子出生,打仗有勇有谋,做事公道正派,兄弟大队都要支持第十大队,各选五十名精兵过去当种子,搭架子。

兄弟们立马鼓掌支持他的决定。

赵玉林说现在各个大队扩军很快,但是一定要注意兵员质量,特别是要防止奸细进来。大队要支持虞侯做事,抓好兵勇的教育和甄别。

接着朱从文宣布各大队换防,其中第九大队被调去了新市镇。

赵玉林看着火凤凰说别看南边都是些部落土兵,但是他们后面还有一个大理国,马湖江现在已经由一弯清水变成了流着银子的大江,必须高度警惕。不但要做好陆路关口的防范,还要加强水道的控制。

神威军成立马湖江守备司,令火凤凰任守备使,调动沿江所有力量确保安全。

雷满立马说凤凰那边防区大,继续扩军后军械就用换下来的诸葛弩装备新兵,打个土兵、大理兵都不在话下。

朱从文提醒凤凰要去马湖江上游选点增加炮台,保证在大理犯境时能彻底截断马湖江航道。

火凤凰听到大家都在给她出主意,激动的站起来保证完成任务。

赵玉林微笑着点头,说当下各位大队长守土一方,责任重大了,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侍卫都增加到十人,成立专属卫队。

朱从文说为应对北上作战需要,他建议将兵制调整,小队十人,中队百人,大队为一千人。

雷满觉得行,他问赵玉林的意见。

赵玉林点头说行,就这样定下来,今后队伍扩大了,大队要升为总队,诸位肩上的担子会越来越重。

散会后,朱从文问他为何将凤凰调去新市镇?

赵玉林说她过去就是和部落打交道,派她过去更有利于马湖江的稳定。但是应对大理的进犯就略显不足了,雷兄要常去那边巡视,

雷满拍着胸脯答应。

赵玉林晓得火凤凰心里有结,有意将她调远一点再加上担子,希望通过一段时间能化解。

范征来报告:江北来人了,陈知州让过江去陪嘉州新任知府大人叙话。

赵玉林愣住,疑惑的看着范征?

他说真是陪新知府叙话。

这是啥情况,才多久啊,又换知府了?

赵玉林腿上在赶路,心里在嘀咕,这些朝廷官员也是换的太勤了嘛,椅子还没坐热呢,人都又走了。

来到江北的府衙,陈芸给他引荐了临安来的新任知府真大人,真知府已经听了陈芸的报告,将赵玉林从头到脚的夸了一遍。

最怕这种装逼式的谈话,哪敢居功陶醉,把功劳都说道陈芸身上,报告了要在玉津建新式大煤矿和各种手工作坊,让更多的劳苦人家有饭吃的想法。

真知府都答应,说只要是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的事情他都支持。

赵玉林要的就是这句话,他端起杯子敬了知府一杯。

散席,他叫范征拿来清城茶送给真知府。

知府大人吃惊的鼓起眼睛、张大嘴巴坚决不受,连说如此巨大的水晶做茶罐,普天之下怕是独有,他无德无能,如何受的?

赵玉林笑着说这是他闲来无事做的水晶玻璃茶罐,接着范征又送上来一个,赵玉林递给陈芸。

两人看着手中的玻璃茶罐啧啧称奇,爱不释手。真知府说他早有所闻,临安的王公贵族天价争抢还不得的宝贝呢。

玛德,几把砂子做出来的东西,犯得着如此跪舔吗?

赵玉林不解的笑笑,说大人喜欢就好,带着范征告辞离去。没走多远见前面围起了一大群人,范征过来给他说是诚意典当行出事了。

赵玉林立马下了牛车过去,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正和他小娘拉扯理论,一手拿着玉镯一手竟然去拉他小娘索要赔偿。

赵玉林看得真切,大怒,高喊一声住手,同时一个箭步冲上去右手并指戳他软肋。

那人疼的尖叫,丢下他小娘蹬蹬蹬倒退出去。

赵玉林护住他小娘问咋回事?

有的说那厮就是个渣男,竟然惦记着人家三少爷的小娘,欺负孤儿寡母上头了。有人告诉他店里打坏了那人典当的玉镯,双方在扯皮。

这时,有捕快过来给他报告:“大人,那厮硬说店里打坏他家的传世玉镯,索要赔偿?”

他小娘哭着过来叫他作主了,根本就是他自己丢在地上的,硬要栽赃到她身上,她的店本小利薄,如何赔得起?

赵玉林见那男人额头上汗珠直冒,一脸的惧怕,便说公事公办,都去衙门说理,他让范征去监督,别冤枉了好人。

众人散去,掌柜的带着两个伙计过来给他磕头,说老爷将他小娘母子赶出家门,就守着这间小店过日子,三少爷一定要帮帮他们了。

赵玉林叫他们放心,说衙门是讲理的地方,定会有个结果。跟着就跳上卫士牵过来的马匹走了。快出城门时见到赵家门前风卷树叶飞,像是几天没有人打扫一样,心道难道他老爹就如此不堪了吗。

他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陈晓敏问他咋了?

赵玉林说也没啥,问她最近可有赵家的消息?

他们生意上如何?

陈晓敏说还能咋的,赵家现在做的都是零售营生,收入肯定大不如前。再加上他大哥跟着公公学的,只会糊弄风雅,出入勾栏瓦肆的,那银子如何够用?

马灵儿给他讲,听说他们又分家了,他小娘被撵出大院去守典当行。

赵玉林这才清楚赵家经历了变故,应该是他老爹为了压减开支在裁员了。哎,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老头子咋个偏把年轻美貌的小娘母子给打发出门了呢?

等到他小娘抱着孩子过江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了,赵玉林才明白。他大娘看到小娘和江南走得近了,在他爹面前谗言,他爹头脑发热,将小娘推出来,又做了一回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他叫陈晓敏安排下住处,请他小娘好好休息,余下的事情他来处理。

范征说局子里的兄弟狠狠教训了那厮一顿,打得他鼻青脸肿的,还断了两根肋骨。已经老实交代了讹诈典当行的事实,就是想逼迫小娘改嫁于他。

格老子,歪主意打到他家人身上了。

陈晓敏说这个小地主经营了一个酒坊,原来在城里比她家还富,据闻当初就和咱公公一起争抢小娘就没抢过的,如今又来了。

老赵家的趣事啊,他听着把脸埋到桌子下面了。

马灵儿瞪了她一眼,说玉林哥得了失心疯,哪知道这些陈年烂事?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