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60章 钞票成废纸

第0060章 钞票成废纸(1 / 1)

史相都有点糊涂了,不晓得皇帝抽的哪门子风,一动宜宾他就来劲了。

他不明白的是有谁愿意做软骨头?皇帝也是男人啊,总还是想雄起大干一场的。正好捡着这事儿和他扛。

皇帝问他全国的税赋稽查的如何了?

不能无休止的印会子嘛,那东西一年贬值一半,再过不了多久就成废纸了。

史相说税赋年年都是户部核定的,哪有外面传的那么多贪墨,户部查了,也抓些人,就那样了。

但是会子还是得印,缺钱啊。

皇帝心里不爽,要他大搞一场的,这死老头子却只是不养不疼的挠了一下,干脆放点死老头子的血。

他说禁止酿酒,明年的酒税定会大幅下降,宜宾都来报了,估计明年的税赋只有今年的两成,看来宫里的用度都要压减了。

史相老泪纵横的说是他没做好,让官家操心了。

皇帝说眼看着北方势大,从东到西的起祸端,我们还在窝里折腾,这是要亡国的节奏啊。

史相身子开始发抖,皇帝将问题上升到家国命运,那就不是他能随便逾越的红线了。

1228年最后一天来临,整个翠屏山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鲁有朋面有难色的转给他一封书信:吴雨琦竟然不辞而别,和李婶一起离开了。

他先是一愣,盯着鲁有朋审视。

赵玉林见鲁有朋躲闪的眼神,心想这是吴雨琦自己的选择,还是不去多问了,交代鲁有朋派人打探她母女俩,派人保证安全,

大年夜,翠屏山的三江口办起了千桌宴,赵玉林的婚礼依然如期举行,大家都来吃他的喜。他邀请叙州、宜宾的一众官员见证,借翠屏山辞旧迎新的晚会举行了他新潮的婚礼。

赵玉林带着陈晓敏和马灵两个媳妇给长辈磕头、奉茶,手举新做的铜皮喇叭先给他娘演唱了一首后世的《一壶老酒》,再给大家唱了一曲《新鸳鸯蝴蝶梦》把婚礼推向高潮。

随即,江岸边鞭炮齐鸣,燃起了绚丽缤纷的焰火,

大年初一,赵玉林带着两个新妇去给他娘和四娘奉茶请安,收了老辈的红包,陪着一大家人乘船逆金沙江而上,去了五子山。

赖传芳的新市集已经建起来,码头上聚集起了二十多户人家。

赵玉林很轻松的和兄弟们吃酒,赖传芳告诉他,神威军接收了沐川寨,加上五子山军寨,队伍已经扩大到两千人了。

赵玉林说兄弟们都是冲着咱官兵一致、纪律严明而来,可要挑选好了。

赖传芳觉得兵员素质没问题,就是税源差了,扩军越快,给翠屏山的经济压力越大,银子哗哗的往外花了。

他笑了,说晓得就好,好钢要用到刀刃上,教育手下别浪费就是了。

次日,他陪着家人去看山谷的油菜花,神威军训练之余,大搞建设,帮助百姓修桥、修路,来来往往的都可以乘牛车了。

赵玉林骑在马上,闻着空气中阵阵的油菜花香,感觉特别的清爽,陈晓敏骑了一匹小红马嘚瑟的跑来跑去,说这里太漂亮了,她要修一座榨油坊,让更多的百姓种上油菜。

马灵儿说哪有酿酒来钱,可惜了,朝廷不许咱酿酒。

他妹妹赵思涵说小林子家有陈粮,他说可以在大理国酿酒,卖出来一样的能赚钱。

这个想法把他提醒了,他完全可以在大理的地面上搞个工业园,酿酒,做香皂什么的,把销往南方的货品就近生产了。

他娘看到这里气温高,漫山遍野一遍金黄的却是喜欢上了,要住下养老,不愿离开。

赵玉林说正好就请二老在此拓荒,建立新市集。他将新建烧酒坊,搞手工业园的想法说出来,竟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

众人玩了两天,陈晓敏享受着新市集温暖的阳光还不想走了。

他说这里不是要扩大成建新市镇、新市寨嘛,今后有的她跑的。一家人这才启程,回到翠屏山他就召集大伙儿议事,大家听他说要去马湖江上游建酒坊,都举双手赞成,因为那里是部落羁縻的动荡地带,大理的陈粮就是从上游卖过来的,不但可以不交税赋,还能减少成本。

随即就组成了由他娘田氏做大总管的西进队伍,带着大批工匠开进真武山的新市集修城池,建工坊,

赵玉林去鬼谷住了半月,和工匠大师们琢磨用炭火烧烤菜籽,以水力挤压取油的新式榨油设备。他知道这样的榨油法取油才干净不浪费。

再回到家里,陈晓敏说她爹着急的很,迫不及待的请陈显做了三套天锅,都带着吴婶去新市了。

赵玉林更衣进了里屋,发现马灵儿藏在床上,陈晓敏笑嘻嘻的说为免相公奔波劳累,她要求的,三个人合住一起了。

赵玉林心里嘀咕,这不是不劳累,是更劳累了。

他一掌扇灭油灯,大被同眠。

次日醒来,两个小娇娘还把脚搭在他身上酣睡。赵玉林嘚瑟的下床去练功,沐浴更衣还没出门,他四妹就来找他了。

赵思涵紧张的说小林子家要在新市集那里参一股,因为那里是他们大理国的土地,不然的话他们就要刀兵相见。

赵玉林看着自家古怪表情的妹子问她,晓不晓得段小林是大理王子,小姑娘扭捏的点点头。

他说小林子怕要回去了,那咱就去白塔说清楚。

赵玉林拉着赵思涵出城,过江来到白塔。果然见到段小林和他的四个贴身卫士都在收拾行装。

他说来得正好,就在竹林给段公子送行。随即叫上了叫花鸡,摆开酒席。

酒过三巡,他说喜欢我妹子可以,将来他要娶几个老婆也不管,就是必须对他妹子好。

段小林立马红着脸答应。

接着他夸张地说现在神威军已经扩大到了两万兵,一般的官军都不是对手,要想打败神威军没得十万门都没有,真武山他绝对是占着不走了。

几个武夫露出不屑的神色,赵玉林笑着问:“不信?不信咱随时比划。”

段小林左右为难的看着他。

他说华夏本是一家,土地属于一家所有,现在大家都不去讨论这个问题,新市的手工作坊建成后大理可以派人进来参与管理码头,协助收取税赋,咱们二八开如何?

那可是咱神威军的产业。

赵思涵说:可以啦,小林子,至少有三千银子了,还是我哥出钱修的呢。

段小林马上点头同意。

这个土地他现在虽然要不回去,却有税收的分成,他们段家何时在真武山得到过收益?

因为有分成,还变相的承认了土地和他家的关系,段小林不傻,干脆的答应下来。

赵玉林也不想和大理打仗,以他现在的兵力还不具备条件,没有压倒一切的优势,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会开启战端。

两姊妹送走小林子回去,他见赵思涵魂不守舍的样子,笑着逗她是不是丢魂儿啦,哥帮你捡回来。

赵思涵捏起小粉拳揍他,说他哥欺负人。

他说人家是大理的王子,真要有心,会再来的。小姑娘倒在他怀里不说话,只拿小粉拳一拳一拳的砸他。

三个月后,新市镇初具规模,酒坊,瓷器坊,肥皂坊等一系列的作坊相继投产,新市镇出酒了。

赵玉林将果酒命名为白果香,粮食酒的度数也降到四十度以下,调得更加柔和,取名为金沙玉液。

那些酒商在《翠屏晨报》上看到马湖江上的新市出酒了,立刻蜂拥着朝那里赶去。

新市镇类似于租借地的跨境贸易就此打开,赵玉林将货品价格进一步下调,马湖江成了比肩岷江的繁忙水道,银子哗哗的流淌。

这日,江北的陈芸和杨志善一起吃酒,陈芸捧着金沙玉液感叹赵玉林这小子真会想办法,居然和大理国合作办起了烧坊,酒税可是大把大把的给了大理国呀。

杨志善说那有啥办法,粮是大理的粮,地是大理的地,连税务官员都是大理的,人家不交税很正常。

杨志善悄悄的告诉他,听说新市那边还是按照县级行政管理在设置衙门,赵家小子等于就是县令了。

陈芸感叹岂止才是县令,你看他何时坐在新市镇了?

两人正在惊愕之中,衙役进来报告:嘉州知府来了。

陈芸慌忙出去迎接。

知府大人坐下还没吃茶,劈头盖脑的就吼陈芸御下不严,放任赵玉林违反朝廷禁令,大肆用粮食酿酒,他问陈芸收了多少酒税?

陈芸说酒坊建在大理国境内,他哪里能收税了?

陈芸给他报告赵玉林的鬼话,说他租用了大理的土地,购买大理的陈粮酿酒,税赋肯定交去大理,当然就不给大宋朝廷缴纳生产税了。

嘉州知府大怒,说反了,反了。

陈芸说人家是合法经营,宜宾卖酒的家家都叫了税,神威军遵纪守法,反在何处?

知府歇了一口气,觉得也是没抓住赵玉林的小辫子,就说上次调他去紫云山剿匪,他不奉调就是犯上,早就该治罪了。

陈芸问他:为何临安没下旨呢?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