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48章 扒拉点砂子

第0048章 扒拉点砂子(1 / 1)

鞠掌柜当即愣住了,他正做着要分它个十两二十两银子的美梦呢。

嘿嘿,这咋行?

赵玉林笑着说这可是咱神威军的技术,他说过让鞠掌柜一年赚到三个瓷器坊的钱决不食言。

鞠掌柜这才回过神来,笑呵呵的说那是那是,多谢三少爷。

赵玉林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这可是他的专利技术了。

大家都晓得去金沙江里扒拉两把沙子来烧化做玻璃杯,那他还赚毛线的钱了。

很快,酒商和玉器商蜂拥而至,五十两银子套装的酒和酒杯每个商人还只能限购五十套,陈忠顺陈了半年的两千斤酒不到半月便销售一空。

鞠掌柜还要卖酒杯,赵玉林说不行,要信守诺言,不到时间不出酒。不出酒便不卖酒杯,酒商要炒作由他们去,下一回卖的酒杯会更加精致高雅。

因为赵玉林给制作玻璃的师傅交了底,技术的关键就在于搅拌,没得其他诀窍,要通过充分的搅拌去除杂质,去掉气泡才能做出上乘的玻璃来。

陈显他们回去就在动脑筋改进搅拌设备了,他们需要做出制造千里镜的玻璃来,而不是吃酒消遣的玻璃杯。

江北的城里,王老爷端着他大儿子王德义托关系才买回来的玻璃杯出神,他已经气得吐了好几次老血了。

自从荔枝青烧坊私做炸|药毁了一次之后,王家的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如今的销量已经不及往年的两成。

王老爷家大业大,生意突然萎缩后完全是惨淡经营,四房老婆可都是花钱的小水沟啊,银子哗哗的往外流如何受得了?

这不,又来事了。

王老爷正在发呆呢,他大儿子王德义跑进来说出事了,出事了,二妹把他男人给踢死了。

王老爷听了,手上的玻璃杯立即掉在地下啪的摔了个粉碎。他“啊。”的大叫一声,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他的二女王德惠自从嫁了那刘举人就等于是在苦苦修行,这厮简直就是个日笨人,年轻时把书给读够了,现在有了王家的资助变得无忧无虑,竟变着戏法的叫王德惠给他欢喜,快乐。

大白天的呐,他又拉着王德惠进屋,要观察研究女人的隐私。

这厮为考功名,油灯下苦读把眼睛读成了高度近视,看东西自然是越近越好。他不断靠近,鼻息热烘烘的让王德惠如何受得了,忍不住一脚将他蹬下床去。

可怜刘举人还没看清楚呢就毫无防备的挨了一脚,仰面朝天倒下发出一声闷哼,后脑袋边上鲜血汩汩流出,双脚挣扎了两下便不再有动静。

而王德惠因为那一脚用力过猛动了胎气,疼的哇啦哇啦大叫,

等丫鬟进屋后看到刘举人抽筋状恐怖的一幕又是惊恐的大喊大叫,整座院子都在鸡飞狗跳的慌乱之中。

刘举人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死了。

王德惠却是早产,一男一女的两个龙凤胎儿相继从她腹中钻了出来,哇、哇、哇的孩啼声此起彼伏。

王家的管家杜威奉命急匆匆赶来善后,王老爷有交代,无论如何要救下他女儿王德惠。

然而,刘举人家已经放出了风声,说儿媳不守妇道、凶残至极,竟踢死了他家圣贤儿子,这叫杜威如何是好?

他只有拿出王家的最后一招,使银子。

他给刘举人的娘说:他婶儿啊,可要想好咯,一旦报官,王家肯定啥都不管,王德惠是死是活无所谓,王老爷最多悲痛半月,再娶个温婉小妾继续生娃。

而刘家的人死了就白死了,啥也得不到。

不但如此,王家还要收回这座宅院,将他们扫地出门。

他问刘家,去哪里能找到这么好的豪华院子住呢?

刘家人一盘算,用一个死人换得后半身安逸的生活肯定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全面接受了管家杜威提出的解决方案:王家将王德惠连儿带母的接走,修改房契,将院子白送给刘家,再赠送一千两银子的养老钱。

刘家人自己高高兴兴的去官府报告他家儿子不小心摔了一跤,缓不过气来死了。

双方皆大欢喜的了却了这桩人命公案,

赵玉林进城参加民团整训大会,县衙里早已挤满了来自各地的都保,总都保们,正热议着王、刘两家的趣事呢。

众人见他到了,纷纷上来三少爷前、三少爷后的打招呼,把他都喊晕了。

县令杨志善说这些到会还只是各场,各镇的都保呢,今天中午哥儿办招待,吃叫花鸡如何?

县令难得开金口,赵玉林肯定要答应,他叫卫士班里去个人给段小林打招呼。随即坐下开会。

县令打头,讲了乡亲联防联保的重大意义之后叫赵玉林安排。

他就不和大家墨迹了,直接说各乡各堡的他都派出一名神威军来担任副队长,负责训练,把民团真正管起来,副队长薪水由神威军支付,其他的按照老规矩不变。

今后,他要给民团确定编制,配发武器,发放军服等等。

都保们听他这样说一个个都乐开了花。这等于是不增加任何开支还得了一个懂打的人,民团战力得到提升啦,何乐而不为。

但是紧跟着赵玉林就提要求了,说接下来就要将民团保境安民的责任真正担当起来,乡勇要缉盗,巡查放哨,该做的事情一样不能少。

乡勇还要守规矩,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敢有造次,他要严惩不贷。

一番说教下来,大家慢慢听懂了,三少爷着是要将各地民团打造成他神威军的后备力量。

不管怎么样做,肯定得听三少爷的,还一定要听三少爷的了。

因为,接下去赵玉林宣布,各地都保今后可以申请买他家的成义烧,每人有三十斤的配额,他按成本价出货,不吃的人可以将配额转让给第三人。

乖乖不得了,这个可是好东西啊,自己就是不吃,提货倒卖都要赚一大笔银子呢。

现在三少爷说的意思还可以直接倒卖配额票据,转手就是钱呐,不跟他跟谁?

中午自然是叫花鸡管够,五谷丰吃爽了。

赵玉林交代小段按照成本价去账房支取费用后过江直接去了军营,他叫朱从文选出下派各地的人员,集中培训之后安排下去。

今后,宜宾民团就有一多半就是他的了。

赵玉林心情大好,回到家里让范征给他沏茶。

陈晓敏进来靠在他身上腻歪,说他四妹心中长草了,这几天接连去了两次竹林叫花鸡呢。

赵玉林说那边是总店,感觉不一样嘛。

陈晓敏说才不是为吃鸡呐,是去看人,知道不。去看那小掌柜段小林了。

赵玉林说不就是看个人嘛,也不咋地?

陈晓敏说他四妹和人家眉来眼去的呢,那小段昨天就赶船送叫花鸡过江来了。段小林还说是送给四妹吃的。

四妹马上说他就那点薪水,三两只鸡便吃没了,就算自家吃的,必须记在咱哥账上,还亲热的叫人家以后隔些时日便送只鸡过来哈。

赵玉林听着乐了,说咱妹子喜欢就好,不就是一只鸡嘛,有啥要不得的?

陈晓敏说他不是叫监督思涵念书嘛,她都这样了,还有啥心思看书?

赵玉林笑嘻嘻的扳过陈晓敏的身子来在她脸上啵了一个,说还是允许人家劳逸结合噻。

陈晓敏一阵欢喜,反而摸着他的肩膀问全好啦?

刚才使那么大的劲,没伤着嘛?

赵玉林问,没见他早上都在练拳吗?全好了。

陈晓敏踮起脚来轻吻他一个悄悄的溜了。

赵玉林还在那里回味呢,睁开眼睛却不见了人。

夜里,鲁有朋过来找他叙话,说城里的巡逻队这两天发现有夜行人活动。

他问在哪个区域?

有没有异常情况?

鲁有朋说就在江边的拦江索道一带,暂时还没有发现其他的问题。

他说那巡夜要更加谨慎了,特别是五谷丰酒坊和翠屏鬼谷都是绝密地带,一定要小心。

鲁有朋说他身上的担子太重,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赵玉林寻思着要建立一个专门的城防机构来应对翠屏山越来越繁重的保卫工作了。

次日,叙州府来人让他去流杯池吃酒,说是嘉州知府来了。

时节已近中秋,赵玉林穿上他娘新做的民国装,让陈晓敏收拾一下一起去赴宴。他们两口子上船,后面跟着一个十人组的卫队,朱从文将保卫级别又提高了。

等赵玉林他们赶到,流杯池已经坐下了不少人,主位上的嘉州知府身边还有一位带着斗篷面纱的女子,陈芸招呼他过去,赵玉林一一施礼后牵着陈晓敏来到陈芸下首,杨志善的边上坐下,

一群文人墨客正在糊弄风雅,山口的木架上已经陆续挂起了写好的诗词歌赋。

杨志善笑着说他去年一曲神仙舞轰动蓉城,今天让大家开开眼界如何?

陈芸也是乐呵呵的说知府大人千里迢迢的赶来宜宾,就是要一睹神仙眷侣的风采呢。

呵呵,这叫啥了?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