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46章 没留个活口

第0046章 没留个活口(1 / 1)

赖传芳还在搜索,他要抓两个活口来好好审问。这场意外的遭遇战牺牲了那么多人,战士们也是杀红了眼,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如今想到要解开谜团,弄清真像了。

苗贵一声不吭的组织队伍打扫战场,将伤员后送。赵玉林说回头在避风塘立上一块碑,要写清楚这一仗是神威军在为自己而战。

快到中午,队伍开始往回走,到家已经快吃晚饭了。陈晓敏看到他就哇的大哭起来,说以后要守着玉林哥哥,再也不让他出去了。

他笑呵呵的说傻呀?是个男人总要做事的,难道要打跟链子将自家男人拴住咯?

周围的人听他调侃想笑又笑不出来,表情尴尬极了。

傍晚,朱从文处理了军营的事务回来看他,赵玉林将鲁有朋也叫来一起交流。赵玉林说敌人肯定不是冲着他来的,但绝对是冲着神威军在下手,瞎猫撞着死耗子,恰好遇上了他。

鲁有朋点点头,说这些假土兵提前进入六大队演习训练路线,说明还是得到了消息。军营里可能出现了内奸,走漏消息了。

朱从文说神威军经常走那条路训练,沿途的人家都晓得,不一定是军营泄密,但是官军化妆成土兵袭击咱是肯定的,必须查清楚了。

赵玉林点点头,说雷满是个粗人,具体情况就不给他说了,鲁有朋的顺风处专门负责调查此次遇袭事件,包括他在内任何人都可以怀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另外,神威军的警戒,关卡也要重新部署,像避风塘这样的渡口必须设防。

他认为这件事可能是嘉州甚至临安搞出来的,顺风处还要加大情报的侦查和收集力度,不然咱们坐在三江口都不安全了。

鲁有朋说陈小姐提前接到密报说哥儿要出事,这消息究竟是如何得来的?

赵玉林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没人给他讲过,他如何晓得?他都奇怪呢,苗贵他们为何那么快就支援上来了。

朱从文立即叫门外的小战士去请陈晓敏过来文问话。他说夏顶天牺牲,要再挑一个卫士过来。

赵玉林说算了,查查刚才那个小伙子,没问题就是他了。

鲁有朋点点头,拿出陈晓敏送的密信给他看,信上讲有人在金沙江南岸看到官兵换上了土兵的衣服,沿江逆流而上,担心对神威军不利才送出这个消息的。

朱从文说这份情报恰好就在昨天傍晚送到,他立即安排苗贵带兵支援,还正好赶上。

陈晓敏来了,她说是一个从对岸过来进货的粮商送给她的,有人出了二十两银子叫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她。

陈晓敏见内容涉及军事,立即去找鲁有朋,鲁有朋又找朱从文,朱从文一看情报立马调兵增援六大队,事情就这么简单。

赵玉林让晓敏先回去,他说就先这样了,或许是他运气超级好,真有关心咱神威军的好心人存在呢。

朱从文见他一脸的疲惫,叫歇着吧,招呼鲁有朋离去。

这时,吴雨琦背着药箱进来了,拆开绷带后雨琦说伤口恢复的快啊,炎症都消了。取下绷带后还有少量渗血,土制酒精淋过后一样钻心的疼。

吴雨琦见他难受,眼泪又落了下来。

赵玉林笑着说眼泪真多,那么多战士流血牺牲呐,这点儿伤算啥?有战争就有牺牲,记住咯,要坚强,我们都要坚强。

吴雨琦不说话,默默的为他换药,缠上绷带。

他说这次遇袭,怀疑有人走漏消息,军营里要暗查奸细,叫她留意了。吴雨琦咬着嘴唇点头,收拾好药箱离开。

江北的城里,新任知州陈芸正在和杨志善吃茶说话。杨志善告诉他神威军昨夜演训,在避风塘遭遇土兵,双方打了一仗,据说伤亡惨重。

其实陈芸已经得到消息,只是很纳闷,为何神威军没有给他报告。

杨志善继续讲他听到的见闻,老百姓看到大量的伤员和死人,神威军定购了大量的棺木运往避风塘,连江北的棺材店都接到订单了。

陈芸说这很不正常,避风塘距离三江口不到三十里,如此之近,部落土兵有多大能耐?

敢去摸这只猛虎的屁股?

再说土兵就是与神威军交手,如何能造成神威军的重大伤亡?

杨志善摆摆脑袋说具体的他就不晓得了,应该让他的学生赵玉林来讲清楚。

陈芸在叙州最信任的就是杨志善了,他做知州后将宜宾县的事情都交给了杨志善打理。

他说明日咱俩过江南去看看。

杨志善笑呵呵的说陈公爱才心切啊,还要主动过江去看学生。陈芸不和他理论,端茶送客。

赖传芳的六大队属于新组建,首次大队演训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死了近百兄弟,他心里难受啊,逼着一口气的抓残敌,沿江可以立锥之地都不放过,还真的陆陆续续抓到三个没有淹死的。

雷满亲自审讯,用上赵玉林教的窒息法淋水拷问,这几个大头兵如何受得了,把偷了百姓几条内裤的事情都交代出来了。

审讯完毕,雷满震惊了,果然是官军干的事。

雷蛮子这次沉稳了许多,他说情况都清楚了,也在少爷意料之中,现在已经是深夜,便不去叨扰小哥儿,明日他亲自去说,需得保密。

次日清晨,赵玉林出来在院子里的一颗银杏树下乘凉,这个老县衙还是挺宽敞的,鲁有朋、陈忠顺他们搬走之后,原来人多热闹的场面没了,变得清净下来。

他问身边的小战士叫啥名字?

小伙子说没得名字,别人都叫他饭团,过去走街串巷的讨饭,最想吃到的就是饭团子。

他说是个人总要有个名字的,那就叫范征嘛,历史上同名的都是能人大贤呢。

小伙子憨厚的点头答应了。

吃饭时,他四妹赵思涵一个劲的给他夹菜喂他,赵玉林说他右手能动的。他妹子不要他动,说是吴姐姐讲的,哥儿是伤员,他要守着三哥儿。

赵玉林看着一桌子上不带欢颜的表情,说就是小伤,没啥大不了的。两口吃完去了书房。

刚坐下没一会儿,他娘就陪着陈芸和杨志善进来了。

赵玉林十分诧异,这是咋了?

知州大人一大早跑来找他干嘛?

赵玉林赶忙叫范征沏茶。

陈芸见他肩上缠着绷带,紧张的问他伤的重不?

赵玉林微笑着说中了一箭,无大碍,就当被蚊子咬了一口。

杨志善有些生气的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报?叫陈公好生担心。

赵玉林轻描淡写的说也没啥,神威军就是打了一场自卫反击战。

杨志善非常不满的说还没啥,死伤那么多兵勇如何解释?

总得要有一个说法。

赵玉林叫范征先送他娘回去,回头对着杨志善沉声说道:那些战死的部落土兵手里拿的可是官军的精良武器,贴身穿着的是官军标配的丝质裘裤。

赵玉林质问杨志善要他如何解释?

去哪里讨说法?

陈,杨二公立马石化,目瞪口呆。

因为这种丝质内衣只有御林军才有的配置,细思极恐,叫人如何想象?

稍息,赵玉林才说神威军认了,会汲取教训,锤炼无敌精兵。加强防备,绝不让敌人再钻任何空子。

陈芸的胸口像被锤子猛击了一下,回过神来后叫小哥好生歇着,好生歇着,随即起身告辞,杨志善也立即跟着离开。

雷满和鲁有朋将二公送到码头,两人立即上船回去。

杨志善说这叫啥呀?究竟是谁干的?

陈芸默不作声的看看三江口,又转头去看船头正在兴建的宜宾码头。嘴里嘟哝着说叙州稳不稳,就看那小子心性了。

雷满带着赖传芳去给赵玉林报告。抓住敌人三个残兵,交代了那伙人中有一百是嘉定府的精兵,还有二百五竟是临安的御林军。

他们的目的是挑起神威军和当地土兵的不和,沿途还穿着神威军样式的衣服杀了不少百姓和土兵,要挑起神威军和部落之间的矛盾。

赵玉林说晓得了,叫他交给鲁有朋再审。

他说咱神威军还要扩军,叫赖传芳回去好好总结战斗经验,将勇士都推荐出来去新的大队任职,死去的兄弟神威军出钱,按规定抚恤。三日之后下葬白塔陵园。

赵玉林突然停下,说改了,直接下葬避风塘,

他要在那里专门建设一个陵园给这些兄弟安息。

当晚,赵玉林去军营召集中队长以上的军官开会,简单说明了这次六大队遇袭的情况,他告诉大家,这是有人要搞咱神威军,问他们怕不怕?

兄弟们一个个情绪激动的说“不怕,不怕。”

赵玉林没有多余的话,说要扩军,要求推荐勇士,组建第七,第八大队。

跟着他就话锋一转,提出军队要加强纪律性,要安排专职人员做官兵的思想,文化和纪律事务。从士兵当中选,大队以下叫虞侯,专门监督约束军纪,遴选专人做神威军的都虞侯。

赵玉林说这是要通过组织建设将神威军的思想文化,组织纪律抓起来,打造战无不胜的无敌新军。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