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39章 总都头武断

第0039章 总都头武断(1 / 1)

傍晚,苗贵他们回来了,赵玉林叫他们图上作业,用等高线法将云顶山的地形图先画出来。

一帮兄弟伙立刻在桌子上忙起来。

他给笑呵呵的雷满说打仗要讲科学,知道不?咱手里还有铁桶炮和投石机呐,要充分发挥这些家伙的作用就得摸清楚地形。

这时,厥溪场的都保裘千到了,此人四十来岁,敦厚壮实的脸上透漏出一丝狡黠的野性,赵玉林以提辖北部诸乡村的身份见他。

裘千看到堂堂神威军的统领竟是个未及弱冠之小儿,顿时生出轻蔑笑容,虽然很快收敛,但赵玉林已经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裘千虚情假意的道了声辛苦赵大人了,问还需要些啥?

赵玉林说官军走后,留下的粮食不够吃一天了,叫他明日送三千斤粮过江来。裘千答应后告辞离去。

雷蛮子都看出裘千的轻视来了,说那厮定不是个好东西。

赵玉林笑呵呵的说人家随便看你一眼,就说不是好人,总都头太武断了嘛。

雷满说反正看他不顺眼。

这时,吴雨琦进来说吃饭了,几个人跑去和兵卒一起吃饭打尖。

天刚黑下来,穿成叫花子模样的鲁有朋到了。

赵玉林一边看着他吃饭一边说鲁大总管亲自化妆侦查,收获一定不小?

雷满好奇的问他,啥事要鲁总管重操旧业,亲自出马了?

鲁有朋丢下筷子抹了下嘴说,还不是三少爷交代的要紧事。跟着就一五一十地将厥溪场的情况说了:云顶山剿匪有官军吃里扒外导致山下的封锁不牢,两百多土匪早就该饿死在山上了,都还活蹦乱跳的说明啥?

第二是那厥溪都保裘千和土匪暗通款曲,左边吃土匪,右边吃朝廷,脚下还踩着老百姓。

赵玉林看了一眼雷满,端起茶碗吃茶。

雷蛮子气愤的说原来如此,玛格逼的,老子要立马去宰了那厮。

他连忙摆摆手说不急,那三千斤粮食还没到手呢。他说明日裘千再来,兄弟们可要看紧了,决不能让他再看到我们的半点虚实。

雷满点头出去,赵玉林如此这般交代一番后,叫鲁有朋去找周平和吴雨琦商议。

夜里,他睡得正香呢,周平闯进来报告大江突然涨水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江面一下子就宽了一里。

仙人板板,赵玉林都怀疑自己就是乌鸦嘴了。

咋个说涨水就涨水了?

他问有给宜宾发信号没?

鲁有朋说他的消息是发出去了,就不晓得赶得上不?

天刚亮,赵玉林就跑到江边上查看,大江比昨天整整宽了两倍,洪水浩浩荡荡的夹带着树木、杂物奔泻而下,偶尔还看到掀翻的小船底儿朝天的往下游跑去。

回到军帐,苗贵说涨水了军粮肯定过不来,没得粮食,军汉要饿饭了。

赵玉林说中午减半下米,大家一样的饿。雷满笑哈哈的说他食量大,分一点给三少爷吃都饿不住。

赵玉林说要饿大家一起饿。

郝晓明进来报告,说放哨的士兵看到山上的土匪好像也在看大江过洪水呢。

赵玉林叫夏顶天将他的宝贝取出来,他背上八亿杠,接过望远镜说一起去看看。

此时,宜宾的三江口早已进入抗洪进行时,鲁有朋的顺风处发挥了关键作用,三江口第一时间抢运留陈在码头的物资,还把消息传到了对岸。

赵玉林他娘、四娘和晓敏她们全力以赴,在洪峰到来之前完成了货物转运和船舶的转移。

眼看着大洪水奔涌而下,码头已经全部淹没,刘玉汝很感概地说这次码头建设多亏了少爷提醒,水下部分全是土水泥做的,已经和岩石融在一起,不然就毁于一旦了。

江北就不那么走运了,赵玉林的人帮助赵家抢运了仓储物资,又去帮助其他商户搬运,就是不管王家的。

眼看着江水越涨越高,迅速淹没了王家的码头,冲毁了王家的仓库,王老爷在岸上气得暴跳如雷。

码头管事金九安慰他,说幸亏老爷将正宗荔枝青留在城里了,进水的都是假酒,不过是帮着咱又添点斤两而已。

王老爷跳起来给他一巴掌,嚎叫到:“说的啥子话?那不是钱呐?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呀,唔唔。”

人大面大的王老爷竟潸然泪下。

他看到远处协调行动的码头劳工后悔起来。玛德,当初咋就没有把赵玉林收留下来呢?

咋就没让德惠送货上门,给老子栓住那小子呢?

哎呦喂,气死老夫了。

王老爷望江兴叹,摇晃着身体上车回城。码头上的人已经是救无可救,都在观看着这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奔腾咆哮。

赵玉林他爹可就乐了,码头上的劳工和护卫赶在洪水淹没他的仓储之前将物资全部搬运到高处,他家的仓库虽然毁了,但是哪家又没垮掉呢。

他回到城里悠悠然的喝着茶,叫下人把他大儿喊来。

等他大儿子到了之后,他说:“老大,等大水退了,咱家要好好招待一回那些叫花子。”

他大儿高兴的说好的,咱这就去安排。

赵老爷抬头望着天说“有啥好安排的?就去陈竹杆的饭庄,吃他的五谷丰。”

他大儿说码头都淹没了,成义饭庄一时怕难以恢复呢。

赵老爷胸有成竹的说:“那就去竹林叫花鸡,请他们吃叫花鸡,喝五谷丰,管够。”

他大儿听着先是一乐,很快又皱紧了眉头。他老爹向来是个只进不出的守财奴,今天咋舍得花钱请花子们吃饭了?

城里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这月的进帐又少了一成呢。

赵老爷见他那苦瓜脸的表情说:“担心啥?没钱说?放心去办,只管吃了就走。”

他大儿吃惊的看着他说:“吃了就走,不给钱?那可是码头提辖马灵儿的,花子劳工社的营生呀。”

赵老爷得意的说:“叫花子现在有钱呐,马灵是你三弟的媳妇呢,咱吃她一顿算啥,吃她就是吃咱自己。”他挥挥手叫他大儿安排去了。

县令和主薄也在县衙里吃茶呢,县令说这场大洪水一过,码头肯定没了。主薄说都怪当年建的太低,这么大的洪水谁也保不住,是天灾啊。

县令忧心忡忡的说神威军也是刚上去呢,不晓得他们咋样了?

主薄说现在这么大的洪水根本没法行船,只能听天由命了……

云顶山下,赵玉林和手下正在向山上隐蔽观察。

郝晓明指着远处叫他看,山上一个突出部貌似一群人正在眺望大江呢。

赵玉林举起望远镜调好焦距,立马就将他们全都拉到身边看了个清楚,他把望远镜递给鲁有朋教他使用后,老鲁捏着望远镜的手像是抓着个怪物,旋即又兴奋的说那个独眼龙就是匪首,凶残的很了,在他手下死掉的不止十个人,边上的那个瘦子叫八尺青,都说他是个比蛇还阴险难缠的人物。

雷蛮子一把抓过鲁有朋手里的望远镜,也学着看起来,山上那些土匪突然来到他脸上,他吓了一大跳,跟着嘴里便嘟哝着啥子玩意儿?

赵玉林笑呵呵的说“都见识见识吧,这叫魔镜。”

他问苗贵咋办?

苗贵说大江涨水,周围的溪水也涨了,云顶山成了孤岛,守住可以困死他们。

要打只有从正面进攻,当下我军可以从右侧架上投石机攻击他们半山腰的阵地,打垮之后缩小包围圈更有利于防守。

赵玉林点点头说就这样准备吧,但是后山还要侦查,那些个土匪要吃、要喝的,不可能叫官军给围死了。

回头,他问吴雨琦准备好了没?

姑娘兴奋的告诉他准备好咯,她选了十个女子,个个精干,都敢下手。

赵玉林关切的望着她,替她理了理额头的散发,从衣兜摸出一个新型霹雳弹来说这是陈师傅新制的,壳更厚,威力大,小心了。

女子十分欢喜的接过,回头将装着香水的酒壶提出来,小心蘸起往他身上的包块上涂抹。还说姑娘们都舍不得呢,好金贵呀。

赵玉林说不就一壶香水嘛,随便用了。不过可别让细作身上有了,那样的话,出去打探时会坏事的。

吴雨琦嗯嗯的不住点头。

傍晚,周平进来报告洪水开始减小,大水在逐渐退去。

赵玉林叫密切观察,和吴雨琦商议好按计划行动。

子时,大洪水已经退去一半,周平报告可以过江。

赵玉林召集众将议事。

他说这次云顶山剿匪的关键是占住云顶山不走,神威军要在厥溪场立足就要首先铲除当地的恶霸。但是厥溪场过于临近江岸码头,他们设有寨门守卫,不便于进攻。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他决定智取,派出特勤中队十人带船过江,以催粮为借口骗开寨门,击杀裘千、夺取厥溪场。

苗贵这才醒转,说原来方向都搞错了。

赵玉林笑了,说方向没错,但是要铲除土匪的后援,首先就要打掉这些为他们添油的助力。

土匪不是以为我们没有粮草,不便进攻他们吗?

那好,我们就杀他个回马枪,先拿下蕨溪场,天明,按照昨日商议的计划行动,打掉他们山腰的防线,将土匪驱赶上山顶去。

赵玉林问他们,兄弟们吃了一天的稀饭,还跑得动不?

雷满说无妨,立即埋锅造饭,让兄弟们吃一顿干的再动手。

大家伙立刻行动起来。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