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29章 暴利的营生

第0029章 暴利的营生(1 / 1)

鞠掌柜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他晓得赵玉林在这里是占山为王,土地根本就没有花钱的,只是在原来的住户集中搬迁时有过投资。

十两银子一亩地?简直就是在抢钱啊。

这是在挖他的生肉了。

不过比起江北的城里买地还是便宜多了,关键是位置还由他自己选呢。

赵玉林看到他犹豫的眼神一闪而过,不动声色地端起茶碗喝过一口,轻描淡写的说瓷器制作也就那样了,若是鞠掌柜愿意扎根于此和我神威军共进退,在下愿意送鞠掌柜一个赚钱的法子,保证一年之内赚到三个瓷器坊的银钱。

啥?一年可以赚到三个瓷器坊的营生?

鞠掌柜听了心脏迅速开始肿大,血压飙升。

玛德,还有啥子暴利的营生?

他晓得陈竹杆就是得了三少爷的祖传秘方酿出绝世仙酒五谷丰的,三少爷手里肯定还有好东西。

鞠掌柜二话不说立即答应下来,刚才还说只要十亩地呢,他一口气就增加到一百亩地。

赵玉林微笑答应,说翠屏山土地还是有限的,选地的时候要尽量选山地。他说过的话永远都是算数。

送走鞠掌柜,赵玉林去看他娘,原来的劳工成衣坊扩建成了翠屏成衣坊,分为织布,染布和成衣三道工序,为神威军提供军装和工作服。

赵玉林将刘玉汝请来,告诉他作坊都要考虑保护环境的问题,染坊的废水一定要经过沉淀才能排出去。

赵玉林将三级排污化粪池的设计理念介绍给他,叫他结合排污治理进行实践。

赵玉林给他娘讲,不能做了衣服把这里搞的面目全非了,一定要设法减少污染。他娘非常认真的听着,还叫身边的人都记住了。

一旁的刘玉汝却是呆住,三少爷比划的这些东西他听都没有说过,更别说见过了。老头子开动肩上那个颗原始计算机不停的搜索着。

赵玉林再去看他四娘。

翠屏山遍地都在建设,账房的事物很繁重。他说人手不够四娘可以选人进人的,以后的议事要参加,若是不方便可叫晓敏去。

他知道四娘和他娘一样都是长辈,还是女人,说话做事难免有顾忌,但部门要是不参加集体议事,如何实现集思广益?

赵玉林必须从这里干起,慢慢建立一套管理制度。

晚上,大家在一张桌子吃饭,他娘说议事她就不去了,让二掌柜去。他四娘也说就叫晓敏参加议事。

赵玉林觉得行,叫他们做好监督,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若是疑有出入,一定要查个明白。

赵玉林吃完饭刚到书房,刘玉汝就来找他了。他立即叫夏顶天上茶,毕竟都是几十岁的老人了。

老师傅是川南建造高手,依山因势利导造城不需要他指点。

寒暄过后,赵玉林也不和他客套,只把城市的道路,给排水处理提出来交流,因为这里山地起伏大了,行路难;没有成套的地下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大家都还是每天早上当街倒尿桶呢,太煞风景,污染空气了嘛。

他给老爷子讲土水泥的功效,这个东西老头子已经使用过一段时间了,水下施工的效果非常好,他十分震惊,非常欢喜赵玉林提供的这个新型材料。

赵玉林拿出一摞稿子说有了它,再从陈师傅那里做出铁条,水下的建筑都可以变得像岩石一样坚固无比。这就可以做地下涵洞、管道,现浇做桥梁,预制石板,明沟暗沟相结合……

老爷子哆嗦着嘴唇叫他等等,慢慢说,他要拿纸笔要记下来……

赵玉林对着图案侃侃而谈,娓娓道来,这位建筑大师看他的神情就像在顶礼膜拜神仙一样的虔诚。

等刘玉汝恢复神态,他端起茶碗请老人吃茶。建议他就从临街的房屋干起,将那些集中连片的房屋下面埋下涵洞,修造茅房,把污水集中起来通过化粪池沉淀后排出,建设一个真正的翠屏新城。

刘玉汝读过私塾,是个有文化的匠人。他拿着赵玉林给他的稿子连声道谢,说这就回去好生琢磨,细细谋划。

这倒是叫赵玉林不好意思了。

他接连三天走访翠屏新城的每一个工地,每一个作坊、军营,和管事交流谈心,把超前的技术和管理理念与当下的经济发展结合起来干,期望得到快速发展。

朱从文看到他这种务实的做法很高兴,两人一起吃酒。赵玉林考虑到他身体高位截瘫,还专门弄来两坛子荔枝青贡酒让他喝。

老朱说他睁开眼睛见到了封建社会,两条腿也没得,就绝望了。

赵玉林笑着说身残志不残嘛,两条腿没了算啥,咱养好精神加油干,将来成家立业了再生他一窝儿出来继承衣钵。

朱从文丢过一支啃干净的鸡腿打他了。

赵玉林笑着说他还不是一样的,醒来看到这无电的纯生态世界,感觉自己都傻里吧唧的呢。

不过,适应之后就好了,或许我们能在这里干出个天翻地覆的新世界呢。

两人大笑,豪爽的干了一杯。

半月后,翠屏铁工坊第一座高炉点火炼钢,陈显说新城建设离不开钱,他先为酒坊做几套新锅。于是铁矿变钢锭,钢锭被大型锻压机砸成钢板,钢板又被进一步砸成了陈忠顺需要的天锅。

有了新式的水力锻压,陈显轻松做出来三套天锅,陈忠顺看着爱不释手,早已乐开了花。

赵玉林亲自去酒坊设计三联灶,这种炉灶同时启用,可利用烟道余热,更加节省燃料。

新的成义烧坊很快便点火酿酒了。

次日,赵玉林去江北的县衙,码头上跟来一个五人卫队组,夏顶天说是朱先生和雷总都头安排的,他们几个打头的人要单独过江,必须保护起来。

赵玉林很开心,兄弟们各施其职,都在用力呢。

他看到五个小伙子个个高大威猛,都是一色的灰布新军装,脚下蹬着一双崭新布鞋,就连绑腿都是新布带乐了。

带队的小伙子腼腆一笑,说朱先生讲的出去要注意形象,不能给咱神威军丢分了。

呵呵,很不错嘛,朱从文也在做思想工作了。

赵玉林说了句“那是当然。”满意的走进船舱坐下,回望翠屏山,感觉这才是真正有了个根基。

他来到县衙,陈县令问他还来干啥,这州城里的人都要去找他了。

那些个学生看到码头上精神抖擞的神威军喊着号子唱着歌,昂首挺胸的走在大街上都不想读书了,要去参加他的神威军。那些掌柜的看到翠屏山的生意越来越好做,都在议论着要搬家去三江口呢。

赵玉林没想到三江口会有这么好的声誉,放下手中的茶碗说还不是老师支持,他才做出个样子来。

他给县令说江南的铁工坊立起高炉了,请老师过去一观,县令高兴,说他得空就去。

赵玉林给他报告,说翠屏新城入住了不少人了,作坊,商铺不断增加,请县里在那设堡,都保他都想好了,瓷器坊的鞠掌柜为人实诚,就请他做总都保,老师再派些执事过去监督,新城肯定会建的越来越好。

杨志善进门听到他的话后说哥儿想的真周到,一切都安排的妥妥的了。

赵玉林知道他是在说自己越权,也不反驳,笑呵呵的请两位大人随时巡视翠屏山。

县令说知府看好哥儿呢,已经在官家面前为哥儿保举团练一职了。老夫当恭喜哥儿呢。

赵玉林马上惶恐推辞。

他说自己连码头提辖都不想做了,欲请老师让那马进的妹妹马灵做呢。

陈芸饮茶不语。

赵玉林觉得欠着马进的,有意要拉马灵一把。他接着说马进虽为花子,却是深明大义,是码头劳工的楷模,马灵年纪不大,但是为人实诚,做事又认真。当下码头的事务不多,有老师照拂,定能做好了。

陈芸听他这样说,应是主意已定,也点头认可,说他当下提辖的神威军队伍越来越大,要教导属下服从军纪,可别大意了。

赵玉林当然明白,县令这是含沙射影的在提醒他别拥兵自重,不服管教了。他马上说自己会以身作则,教训手下遵纪守法,做百姓的子弟。

赵玉林告别县令去白塔看马灵,他听说马铃儿在江边魂不守舍的,情绪非常低落,决定把她的心结解了。

他叫卫士都靠后一点,自己独自往前走,远远的就看到小女子在江边发呆,他从后边“哇”的一声大叫,马灵惊恐的转身,见到是他,脸上先是一喜,很快变得暗淡下来,眼圈儿红红的低着头朝叫花鸡走去。

赵玉林见到瘦了一圈的马灵,心生怜悯,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抱住,小女子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还不住的喊着“别管我,别管我。”

赵玉林说他这是在管自己的女人,难道有错吗?

马灵顿时止住哭声,抬头疑惑的看着他。

他笑着说:“看啥?不认识了?你哥早就把你交给我了,难道不认帐?”

马灵儿破涕为笑,举起两个小拳头朝他胸口雨点般的做按摩式打击。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打死你,打死你这个冤家。”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