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18章 琴台路跳舞

第0018章 琴台路跳舞(1 / 1)

一想到危险无处不在,那就没法做事了。

怕他个鸟啊。

赵玉林将雷满、鲁有朋叫过来一起商议,如此这般的安排妥当后决定出发去成都。

次日,成义烧房向码头公事房报关,两千斤五谷丰新酒开始装船。赵玉林骑上陈家的瘦马去县衙给县令陈芸告假,要去清城访名山。

县令自然应许,嘱咐他注意安全,快去快回。

赵玉林告别县令,打马回到码头,直接上船出发。他钻进船舱,发现陈晓敏也在里面,正和吴雨琦冷眼相对呢。

陈晓敏见到他进来,就说他是花心大萝卜,有了老婆还藏着个女人在白塔里。

赵玉林立马叫打住,批评她乱说话了。他介绍吴雨琦给她认识,说雨琦是他师父安排来保护他的。

陈晓敏嘴里不说了,心里却还在嘀咕,这个男人太假了,身上具备能打死沈驼子的好功夫,还要个弱女子来保护,分明就是个色笔嘛,笨的如猪的人都不会相信。

陈晓敏跑过去靠在赵玉林身上,说她也有功夫,曲师父教了她八年了,她会保护她的玉林哥周全。

赵玉林不理陈晓敏,说昨晚并没有安排她走成都的,咋个不听话跑来了?这一路很不安全的。

丫头马上装出一副可怜样说都走了,她害怕,就缠着她爹来了。

赵玉林笑着说还是女侠,要保护男人呢,咋就怕了?

船舱里面的吴雨琦听着他俩对话忍不住笑了,陈晓敏举起小拳头对着吴雨琦说她真的能打,不信可以比试。

赵玉林说就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趁早收起来了,这趟出门就跟在吴姐姐身边,小心了。

陈晓敏感受到他的关心,长长的伸了个舌头点头答应。

船舱外,马进听着里面三个人的对话一声叹息,他晓得自己的亲妹妹马灵儿也是喜欢赵玉林的,但是眼前就堵着两个大美女啊,看来自己的妹子没戏了。

赵玉林见陈晓敏在和吴雨琦说话了,自己去船舱角落假寐。

宜宾县城,王老爷急匆匆找到了张扒皮,说码头报告,陈竹杆装运新酒走了,他是赵玉林的老丈人,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肯定会偷税,因为酒税高嘛。

张扒皮想到要弄死赵玉林需趁热打铁,他叫王老爷找两条快船去追,制造假象撞沉陈忠顺的运酒船,他自己立即点起人马直奔南门码头的公事房,专门检查成义烧房出酒一项。

雷满见张扒皮杀气腾腾的进来,马上叫杨执事拿出记事簿核对,两千斤酒准确记录在册,所交税银分文不差。

张扒皮晓得劳工社那边还有搬运记录,立刻又跑去那边查看。

鲁有朋拿出记事簿来,他逐条查看搬运批次,人员调派都是一清二楚这才罢休。

张扒皮很不甘心的回城去了,鲁有朋急匆匆跑去找雷满,雷满豪气的说我们做事光明磊落,怕他个鸟。鲁有朋说那是当然,但是三少爷临走时有交代,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两人一合计,按照赵玉林的安排启动秘密转移计划。

张扒皮回到城里,王老爷马上问结果。张扒皮说他一无所获,码头上的眼线估计也就两千斤酒,陈竹杆是如数上交的税银。

王老爷酸溜溜的说陈竹杆的新酒成义烧卖五两银子一斤,当然能如数上交税银了。

张扒皮问接下来咋办?

直接将陈竹杆的配方抢过来,还怕釀不出好酒?

王老爷心里痒痒的十分期待,那纯净透明如无物的浓香仙酒,恐怕皇帝晓得了会直接包下来据为己有。

他说现在赵家三小子手里九香玉露,五谷丰,叫花鸡都是赚钱的金字招牌,任意抢到一样都不得了。

张扒皮说那还不简单,咱先将九香玉露抢过来。码头上去不了,书院可是就在城里,我们直接绑了陈竹杆的独生女儿陈晓敏,逼她说出九香玉露配方来不就得了。

王老爷说对呀,陈竹杆不在,咱先不管码头,抓住陈晓敏再说。两匹豺狼立刻密谋起来。

中午放学,书院门外的街头巷口多了两辆牛车,张扒皮安排人老远窥视着书院大门,却等到人都走完了还是没有看到陈晓敏,只得作罢,回去交差了。

岷江上,赵玉林他们的船已经到了厥溪场,马进问停下休息不?

赵玉林说立即靠港换船,叫兄弟们辛苦一下。

陈忠顺立刻上码头找到自己的老熟人雇了一艘大船,把两艘船上的货装到一起,叫宜宾的船老大在此休息一晚,明日再回去。

赵玉林他们坐上新船继续起航,马进说三少爷考虑得细致了。

他说小心驶得万年船,沈驼子那晚写的几个字他还没想透呐,他总觉得赵家在重庆的沉船事件不是简单的触礁翻船,所以事事需小心谨慎了。

赵玉林他们在嘉州码头上休息了一晚,天亮立即启程,傍晚终于赶到了成都。

而王家追赶他们的快船一直在江面上寻找那两艘运酒船,当然是一无所获,第二天回到宜宾的码头上竟然看到了陈忠顺雇的那两艘运酒船。

王老爷得到消息之后气得将手上的精致茶碗摔了个粉碎,大骂陈竹杆给他玩了个金蝉脱壳之计。

张扒皮说以陈竹杆的脑子,绝对不会考虑得如此细致,肯定是赵玉林那浑小子出的鬼主意。

王老爷气得把桌子拍的啪啪响,说看来还是要从码头上下手。

王家为了扩大荔枝青的销售,对酒商降价,给酒里掺水已经大量出货。但王老爷很清楚,五谷丰一旦面世,他的荔枝青销量就会一落千丈。

所以,要吗弄死五谷丰,要吗就抢到新的酿酒配方。

不管如何做,都得下黑手了。

这时,王家码头上的管事金九跑进来了,兴奋地说他在码头上好像看到刘三了……

八月十五,成都琴台路的文君酒楼,陈家打前站的曲正阳早已将这里全包下来了,他还联系了烧坊的老主顾,走访了各大书院和酒楼,今天就要在这里推出成义烧坊的五谷丰。

陈忠顺请来了五名品酒大师,酒商和酒楼掌柜分坐两厢。

首先推出了陈家的陈酒蒸馏的成义烧,陈晓敏穿着赵玉林为他设计的露脚连衣宽摆裙亲自为品酒大师上酒。

五位大师手捧白玉杯品鉴过后惊为玉露,一致确定这世上绝无仅有,小斯再为席间的客人上酒,大家品过之后都是赞不绝口。

陈忠顺告诉大家这款酒只有不到两千斤,他以后也不会再做。

这时,陈晓敏熟练的拍卖活动开始了,小姑娘亲自上台主持拍卖,引得在座客商踊跃出价,两千斤成义烧卖到一万八千两银子的好价钱。小姑娘十分开森了,跑过来挨着赵玉林坐下吃酒。

赵玉林今天穿的是他为自己设计的民国学生装,他在后世就觉得这套深黑色的学生装很有书生气。

两人正在卿卿我我,陈忠顺上台开始了第二轮新酒品鉴,他激动的告诉大家成义烧坊出新酒了,他的女婿配方,烧出了第一锅五谷丰。

赵玉林不按他如此介绍,只得拉起陈晓敏对着客人鞠躬致敬。小丫头一脸红扑扑的羞涩一笑,幸福地跑去给品酒大师们上酒。

大师们一一评过之后,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什么纯、烈,柔,都表达不了他们心中的美妙,疑为只有天上才能有了。

待酒商品过之后,陈晓敏上台拍卖了,她告诉大家这酒只有两百斤,分四批拍卖。

一时间大厅里欢叫声不止,酒商和大酒楼掌柜不断竞价,两百斤五谷丰竟然卖出了壹万贰仟两银子的天价。

陈忠顺十分欢喜,他的酒坊第一次在成都搞大型品尝会就获得如此佳绩。

陈晓敏兴奋的拉起赵玉林要跳舞。

赵玉林也是喜欢热闹的种,他叫曲正阳去楼下把当街卖艺拉胡琴的瞎子请上来,赵玉林招待他吃酒,请他以梁祝伴奏,他俩要为大家献舞。

正在这时,酒楼掌柜柳凤仙领着几个人进来了,赵玉林一看是喜蜀先生,惊讶的上前打招呼。

陈忠顺热情的接去上位就座,柳凤仙说喜蜀先生是我们蜀地的大掌柜,小哥难道不知?

喜蜀先生立刻示意柳凤仙打住,笑着说他就是来凑个热闹,赵玉林拉着陈晓敏给喜蜀先生敬酒,说他俩要舞一曲为大家助兴。

老头子心情大悦,说好啊,吃过了叫花鸡,喝过了五谷丰,今天还能看到小哥儿的欢舞,老夫来这蜀地值了。

赵玉林牵着头上摇晃小辫、蝴蝶飞舞的陈晓敏入场,众人很快移去两厢,赵玉林随即喊“起。”

瞎子艺人精湛的二胡技艺将梁祝如仙乐般奏出,赵玉林和陈晓敏的华尔兹舞步随着节奏如两只蝴蝶翩翩起舞,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一曲终了,人们都还在剧情之中,陈晓敏激动的拉着赵玉林向客人致谢。喜蜀先生带头鼓起掌来,大呼“太妙了,美哉。”大厅里一片欢呼声。

还有人吼着来一个,再来一个。

喜蜀先生问赵玉林要在成都呆多久?

他说欲去清城一趟便回,老头子起身对着陈忠顺说和他的这个女婿很投缘,有机会要多聚聚。

众人热情和喜蜀先生作别。

客人陆续散去,曲正阳收拾结账,大家正要离去,柳凤仙热情的过来对着陈忠顺说他们还不知道吧,喜蜀先生就是四川制置司副使,成都知府丁大人呐,小哥儿难道不知?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