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16章 就是个奸商

第0016章 就是个奸商(1 / 1)

接着,一个小姑娘就冲进公事房来。

雷满一看,说是他妹子赵思涵来了。赵玉林听李川说过,赵思涵是他的四妹,两姊妹感情最好了。

他马上过去接着,赵思涵上来抱着赵玉林就是一顿猛打,两只小粉拳如永动机往赵玉林身上招呼,他连抱带拖的将四妹按到椅子上坐下问咋了?

谁欺负她了?

哥去给她报仇。

赵思涵马上就收回粉拳捂住脸大哭起来,说还不是他老婆,那陈晓敏太欺负人了,卖给别人九香玉露也不给她这个小姑子,眼睛都掉到银子堆里了。

呵呵,又是香水惹的祸。

他笑着说这还不简单,我们去找陈晓敏要不就得了。

这下小姑娘立刻止住哭声,拉着赵玉林马上出去,坐上她家的牛车就往成义饭庄跑,才到门口她就大喊:“陈晓敏,我哥来了,看你还不给我九香玉露?”

赵玉林下车将她四妹抱下去,小姑娘一冲就跑进去找人了。

他走进饭庄,看到陈晓敏端坐在桌前,双手撑着脸蛋嘚瑟的说香水有的是,但是必须叫她“嫂嫂”才给。

赵思涵看着赵玉林了。

他说叫就叫噻,喊一声省下十两银子,挺划算的嘛。

他四妹聪明的很,立马嫂嫂、嫂嫂不停的叫,陈晓敏欢喜了,跑去屋里拿出一瓶来递给他四妹。

赵思涵说她叫十个嫂嫂了,要十瓶。

陈晓敏说就是叫上一百个,也只有一个嫂嫂,只给一瓶。

赵玉林上去拍着他妹子脑袋说九香玉露很难做的,有一瓶就可以了,他顺手将刚才的二十两银子递给陈晓敏。

这丫头过来拉着他的手说好开森啦,今天就卖了七十两银子,那些公子、小姐都争着抢呢,明天要拿十瓶出去卖。

他四妹一听立马不干了,说陈晓敏撒谎,原来屋里还多的很呐,她还要拿一瓶。赵玉林一脸无奈的看着陈晓敏,这丫头自己曝光还有陈货,傻眼了。

赵思涵说她也不白拿嫂子的香水,明日上学的时候看她的,别人问陈晓敏要香水,她只卖五瓶就说没了,那些同窗还要买的时候赵思涵就说她有办法叫陈晓敏拿出来。

因为,她是陈晓敏的小姑嘛,嘿嘿。

但是,她一瓶要卖十二两银子,咱一瓶一瓶的卖,把钱都赚回来。

赵玉林一听,知道自己这个四妹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叫她们俩合计着做,如果卖到最后一瓶要的人还多,那还可以搞个拍卖会。

价高者得嘛,谁愿意出高价就卖给谁。

赵思涵马上“耶”了一声,觉得她哥太聪明了。

两个小女孩的脑袋立马凑到了一起。

赵玉林回到白塔,马灵儿缠着他教授叫花鸡的制作方法,这次他亲自下厨,只在鸡屁股位置掏个小孔就将鸡的内脏清理干净,再将备好的香料补药塞进鸡肚子,马灵儿熟练的进行包裹封泥,入灶烘烤。

等雷满、鲁有朋他们回来,大家一起品尝了叫花鸡之后都举起大拇指夸马灵儿了。

赵玉林说竹林叫花鸡可以营业了,就卖陈家的五谷丰。

马进说一只鸡五两银子,一斤酒五两银子,一顿饭至少十两银子了,客人愿意给这钱吗?

赵玉林说这竹林叫花鸡就五间草棚加上一个大厅,能坐下多少人?你妹子再加上几个帮手一天就卖五只鸡、几斤酒,都是几十两银子的营生了,还要累死她吗?

马灵儿听着赵玉林的关心,心中欢喜,嘚瑟的看着她哥说还是玉林哥疼她呢。

赵玉林说这叫饥饿营销法,这么贵的东西你扎堆的卖,还不成了白菜。白菜能赚多少钱?

他这样一讲,大家似乎明白了。

赵玉林叫马进安排工匠把江边石刻的上下左右清理干净,小码头和石梯坎都修复了,提供文房四宝供来往的文人、大儒题诗、留言。

他说别小看这些服务,绝对是个吸引顾客的亮点,那些人来了要看,吃了酒想题诗作赋,抒发情怀,还可以帮着融宝斋拉个碑刻的生意呢。

丁二大字不识几个,觉得赵玉林在开玩笑了,哈哈大笑起来。

赵玉林不理他们,说酒饱饭足了得干活,跟着雷满去训练护卫队了。雷满重点关注的是刀枪、棍棒的技战,赵玉林更注重队列和步调一致的纪律要求。他在观察、考察能力突出者,盘算着按照后世近代的兵制建立起一支全新意义的队伍。

雷满抛给他一把闪亮的大刀,赵玉林伸手接住一看,不就是他叫陈显打造的抗倭刀嘛,他刷刷刷甩手使了三刀,很顺手。

赵玉林叫大家伙都围过来,将大刀的特点一一介绍后使出破风八刀刀法,由慢到快连使了三遍,叫大伙儿好好练练。他说多学无益,这八刀使出去还没砍死敌人,肯定被敌人砍死了。

雷满也在边上吼,叫大家都细心记住了。

赵玉林在白塔搞训练,城里的王家客厅里可是吵翻了。

王德惠手里拿着张衙内帮她抢来的一小瓶九香玉露,嘚瑟地往她娘手背上滴了一滴,香气立马充满了整个客厅,她哥,她姐,她妹的都在叫着要一滴,只要一滴。

王老爷的几个老婆看着孩子们争着要,嘴上不说,那脸上的表情却是个个都想要一瓶哦。

王老爷还浸泡在烧坊爆炸的悲痛之中呢,看着这些娃娃打闹嬉戏大怒,胸中那个火腾的就发作了。他大骂一句“都是饭桶,就不晓得做点正事”后甩袖出厅,吩咐管家杜威一起去张县尉张扒皮家。

这段日子王家真是倒了血霉,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这次烧坊爆炸可是赔大了。

张扒皮热心的接住王老爷后让去书房,他叫王老爷放宽心,那刘三已经被他逼上登高山,肯定不敢回来了,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到刘三身上。

烧坊爆炸,实际上是张扒皮利用王家的作坊为他自己填补亏空。他平时私自盗卖火|药、兵器,如今蒙古袭扰北方三关,战事吃紧,四川制置司紧急调运兵器北上,他担心事情败露,安排王家赶急生产,却因为安全没保障,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王老爷掩面涕泪的说这次他亏大了,没了烧坊,烧去大半粮仓,还赔了好几户人家,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张扒皮两手一摊说他也没得办法,可以往酒里掺水噻,王家荔枝青独步天下,有谁知道真假?完全可以往里面掺个一成,两成的水,零成本的东西不就赚大钱了?

王老爷眼睛都瞪的圆圆的了,这是要砸了他荔枝青的招牌啊。

他们王家做事豪横,但在酒的质量上却是从来不敢马虎的,那可是挣钱吃饭的金字招牌。

但是现在就看着荔枝青在进账银子,没有第二条生财之道。

他犹豫片刻后也不顾了,起身和杜威一起告辞,离开张府后直奔他家的酒库,亲自守着做假酒。

因为,他家必须出货了。

又是一个艳阳天,陈晓敏早早的上了自家牛车进城去书院,路过赵家大门时赵玉林的四妹赵思涵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两个小姑娘在轿厢里叽叽咕咕的商议着,牛车还没靠近书院大门,隔着老远就被人拦下。

赵思涵打起帘子一看,好几个同窗十分期待的眼神大声问陈晓敏呢要货呢?

陈晓敏钻出去露出小脸蛋看了看,四个同窗呢,她很无奈的对她们讲,昨天说好咯在书院门口排队等着呢?

几个女生举着银钱袋子说快些拿来,书院门口人太多,要争得打架了。

赵思涵说:“嫂子,算了嘛,反正也是卖,就在这里了。”她俩一个拿货,一个收钱,四瓶香水立马就变成了四十两银子。

待到书院门口,当真一群人在那里扎堆,哪里是排队呀。

她俩下了牛车就喊里边来,里边来,提着书箱直接往张老先生的院子去了。

赵思涵老远就看到了张先生,乖巧的嘴巴像抹了蜜的请老先生做主,她们就在边上的听雨轩里搞香水拍卖。

等到要买香水的人群进入亭子,陈晓敏讲了规则,赵思涵将做好的手牌发到大家手里,香水拍卖一轮接一轮的进行着,只一会儿,六瓶香水就变成一百五十两银子收入陈晓敏的箱子。

待众人散去,曲正祥从外面取了一坛酒来送给张先生,陈晓敏得意的告诉老先生,这是她相公玉林哥哥釀的新酒,叫五谷丰,可好喝了。

老头子笑呵呵的收下,看着两个机灵鬼不住的摇头。又捋着胡须不住的点头。

这个陈晓敏聪明了,很会找人。

她在赤岩子酿酒时听了赵玉林讲他闹市击杀姚泼皮的事情,晓得张老先生为人正直,喜欢热闹,提前就想好了请赵先生出面,那些学生自然就规规矩矩的不敢乱来。

所以,她的拍卖会得以在书院里面顺利进行,正大光明的就把生意做了。

现在,赵玉林还在他的竹林叫花鸡里忙呢。

他查看烘灶,精选食材,检查上下梯坎,一样都不落下。

今天要开张了,赵玉林叫杀它十只鸡。

马灵儿心里噗噗的跳,兴奋的问赵玉林:“玉林哥,十只鸡呀,卖不完咋办?”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