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15章 要落草为寇

第0015章 要落草为寇(1 / 1)

雷满说不多,王家报官是刘三点燃烧坊报复,他家的下人也有作证。有消息说查走私那夜刘三逃脱后偷偷进城,一直就藏在王家烧坊,若是这样,等于是王家将犯人刘三窝藏起来了,那刘三犯不着恩将仇报嘛。

张县尉四处捉拿刘三,一直追到了登高山,说刘三上登高山落草为寇了。

赵玉林觉得雷满搞军事还是差劲了,他的消息队的打探能力不行。

但是眼下刘三带人上了登高山,隔着码头才十多里的距离,却是把情况搞复杂了。原来,他只需要防备从县城里面出来的势力,现在必须考虑登高山方向。

这时,马灵儿欢喜的过来说叫花鸡好了,李川也送上来做好的饭菜,赵玉林叫大家都过来吃,笑着说尝尝他釀的新酒哇,亲自进去将一个三斤装的酒坛抱了出来。

马进熟练的拆开封泥给大家倒上,丁二闻到酒香立马就站起来了。

赵玉林说有那么馋吗,人人都有的,说着带头端起了酒碗。

这是他们第一次喝到这种晶莹剔透似玉露般的蒸馏酒,感觉空气都窒息了,跟着就是一遍赞美之声。啥子,纯,甘烈,带劲……

几个人把他们想得到的词语都拿出来了,马灵儿幽怨的说了声原来玉林哥和陈家小姐去釀美酒来了。

赵玉林不晓得她啥意思,说是的,必须保密了,不是答应过釀出酒来要让大家尝鲜,他还不会这么急着亮相呢。

马灵儿酸酸的说玉林哥喜欢陈小姐就喜欢了,有啥保密不保密的?马进拍了他妹子一下说她想些啥,玉林哥是说新酒要保密,咋个扯到陈家小姐身上了。

雷满笑呵呵的说灵儿姑娘做的叫花鸡好吃着呢,真把哥儿的手艺学到了。

赵玉林莫名其妙的,不晓得他们究竟想说啥,一个劲的叮嘱大家要抓紧做事,练兵了。

待大伙儿散去,赵玉林考校李川功夫,感觉进步不小,看来他走的这些天李川没偷懒。两人洗漱后正要休息,师父觉明来了。

赵玉林出去将觉明迎进来,觉明说他这里的变化真是日新月异,这才多久时间,一个崭新的院子就建起来了。

赵玉林说全是草棚,当然快了,没得啥稀奇。他很想告诉觉明,他见过修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都才几天就一层呢。

觉明赞许的摇摇头,说很了不起咯,能把几百人组织起来解决吃喝问题就不简单了。

他问觉明所来何事?

赵玉林不喜欢和人闲扯,有事说事,没事各忙各的。

觉明犹豫了一下才说想让他收留两个流民,是母女俩。

他问咋不安排在城里的赵家?

觉明说不愿给赵家再添麻烦,如果他也觉得不方便,那就作罢。

赵玉林干脆的说有啥方便不方便的,师父既然有交代,弟子肯定会安排的妥妥的,就把白塔的四楼,五楼打开,让她们母女住下如何?

觉明听了一阵欢喜,连说那就拜托了。

觉明因为是赵玉林他爹收留府内,对他虽有授业之恩却不以师父自居。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赵玉林不能坏了规制,何况在和沈驼子拼斗的时候,要是没了觉明送给他霹雳弹,能不能打死沈驼子难说,他自己在那场打斗中绝对伤的不轻。

赵玉林说师父但凡有事只管吩咐,只要徒儿能做决不推辞。

觉明很欣慰的点点头,说城北王家的爆炸现场他去查探了,闻到了火|药的味道,那厮本来是酿酒的,却干起了造火|药的勾当,需得小心了,敢碰这个东西绝对不是善茬。

赵玉林表情凝重的点点头,

觉明又说:码头上几百人每天晚上喊杀声震天,城里的老爷们都忌惮赵家了,家里人欢喜呢,四小姐都几次要来看他了,他爹叫家里人都低调做事,不许欺负人。

觉明这一席话说完,赵玉林心惊了,他在码头上将劳工社军事化,还是叫人一眼就看了出来。

城里的州知府,县令虽然也看出来了,不过人家掌握着叙州两千兵马,根本就不担心他那几百捏着打狗棒的叫花子能翻起多大浪子。

但是那些一个个大户心里的看法就不一样了,码头现在是赵家三儿子掌握着,三百身强力壮的劳工队齐刷刷的站到一起,就是不拿任何武器都是一堵人墙呐,有谁不掂量掂量。

那王家要是担心他坐大,想制造火药来做点啥也就不难理解了。

赵玉林想到他在官道上的岗哨安排,对觉明说:“师父往后夜里出来,还是正大光明走官道的好。”

觉明笑着说他明人不做暗事,自然大大方方走官道了。他还叫赵玉林小心了,布置的机关不能太简单,弄不好会伤了自己人的。

赵玉林听他这么一说反而放心了,他怕自己这个师父一不小心,中了他的人布下的陷阱才有前面的话呢。

他送走觉明师父回去睡了个好觉,醒来精神好多了,吃了饭立刻去码头。

雷满告诉他自从打掉水寨的蛀虫后整个码头都纳入制度化管理了。三里多长的江边所有随意搭建的棚子清除的干干净净,三个劳工队和一个工匠队分成两个定居点一头一尾驻扎,后勤队紧挨着劳工社的房子,围绕着几个驻扎点的道路也越来越好走了。

呵呵,赵玉林看着是比以前顺眼多了。

雷满说还不止这些呢,各家各户的码头管事现在乖巧了,再也没有过去的趾高气扬,税银的收取也是依规办事,劳工搬运货物细心谨慎,码头的进出货物量比过去还有所增加了。

两人正在商议,抬头却看到县令陈芸和主薄杨志善来了,他俩赶紧出去迎接。

县令进来坐下,吃过一口茶就说难得呀,平时小哥儿都不在这公事房的,今天他一来就碰着了。

赵玉林也是觉得巧咯,他来码头才一会儿,县令就到了,笑呵呵的说那是学生有福,遇上好老师了。

县令乐呵呵的说他就会拍马屁说空话,有好东西都送老丈人了。

赵玉林莫名其妙的看看县令,又看看主播杨志善,不晓得县令在吃哪门子的醋。

新酒,他们几个就昨晚才悄悄的吃的,难道这么快县大老爷就晓得了?

赵玉林转头看向雷满,雷满摆摆头,一脸无知样。

他立刻一脸委屈的请县太爷明示。

杨主薄说他家媳妇陈晓敏在书院高价售卖九香玉露,十两银子一小瓶呐,还说是玉林哥哥专为小娘子做的,不是把好东西送老丈人了是啥?

陈宸还没等到放学就跑来找陈公了,小哥儿还不赶快为大人分忧?

雷满看到赵玉林懵逼的样子赶紧说陈宸是陈大人的千金大小姐,哥儿同窗呢。

赵玉林这才明白,原来是小敏在书院显摆了,他笑笑说就是帮着陈晓敏做了个香水而已。

杨主薄吃惊的问当真是他做出来的?

小小瓶子就卖十两银子,简直就是在抢钱咯。不过还有人甘愿被抢呢,那些公子,小姐的还挤破头的求你家媳妇卖。

赵玉林也是惊呆了,没想到那简单一个花露水如此受人青睐,醒过来后赶紧让杨志善打住,说并没有和陈晓敏有婚约,别媳妇,娘子的叫了。

杨主薄说怕啥,人家姑娘都承认了,他一个大男子不敢承认。

赵玉林没辙了,他叫雷满帮忙,去陈家取两瓶九香玉露过来。

县令这才乐呵呵的吃茶。

杨主薄小声说王家烧坊爆燃,小哥应该晓得了?

赵玉林说他去赤岩子帮助陈家酿酒才回来,并不知晓详情。

杨志善说烧坊爆燃,整个县城震动,大火直上云霄,满嘴都是硝烟味啊。这宜宾不太平了,哥儿可要小心做事。

这才是他们此行的重点,赵玉林起身给县令和主薄施礼,感谢他们的抬爱,关心。说他会谨记教诲,万事小心为上。

县令起身往外走,笑呵呵的说才几天时间,码头已经治理的井井有条,税银出奇的增长,他没有看错人,好好干。

赵玉林自然是以后进晚生的姿态礼貌的回应着。

雷满跑回来将两瓶九香玉露送上,杨志善十分欢喜的递过来银两,说走了赵家哥儿的后门才轻松拿到仙露,银子却不能少了。

赵玉林只得说恭敬不如从命,干脆的收下来。

回头,他和雷满商议,劳工队的训练还是转移到白塔这边来搞,不能让城里人感觉到是个威胁。

陈显的铁匠铺也转移到白塔这边来做,先进的技术必须保密。

赵玉林叫雷满训练一定要抓紧了,否则要是有个风吹草动,码头上的这几百人如何自保?

他叫雷满考虑,寻找一个安身处,俗话说狡兔三窟,在当下这个现实条件下,还没法和官府硬抗,必须预防万一。

雷满听了他转述杨志善的话才重视起来,说他会细致思虑的。

两人吃过午饭,继续在公事房吃茶,外面有个女生大喊大哭:“三哥,三哥,你不要小妹了哈,唔唔,唔唔。”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