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11章 祖上做火枪

第0011章 祖上做火枪(1 / 1)

县令赏了赵玉林一百两银子,他领了赏银和雷满一起去成义饭庄吃酒,赵玉林觉得这些结解不开了,叮嘱雷满抓紧操练叫花兵,尽快形成战斗力。

雷满告诉他这帮叫花子吃饱了饭劲头足,守住码头绰绰有余,要是手里有称手的兵刃,同样多的官兵都不是对手。

赵玉林说兵器?他也在愁呢。

两人吃完饭去码头东边的铁匠铺想法。

走进了,他看到一个汉子吆喝着两个精壮小伙子正在叮叮当当的干活。雷满给他介绍了铁匠铺的掌柜叫陈显,一个壮实的汉子,三人一起坐下吃茶。

平时他这里就打些菜刀,杀猪刀的,不过最近有码头劳工社的照顾,生意爆好了,他手下的两个汉子正挥汗如雨的甩开膀子干呢。

雷满问陈显,给打点雁翎刀如何?

赵玉林当即说雁翎刀不行,陈显不屑的说雁翎刀不好哪啥刀才好?跟着又是一声叹息说啥子刀再好又有何用,没的铁,还打个屁的刀。

赵玉林笑了,说他有办法。

陈显马上来了精神,盯住他问果真有办法?

当如何做?

赵玉林说当然是炼精钢啦。

陈显听完白了他一眼,说他日哄人了,要炼精钢,得起高炉,宜宾这边还没得好矿石,金沙江里面倒是有,却要千里行船才运得回来,搞毛呀,他干不了。

赵玉林笑笑,指着对面墙上挂起一只竹筒突火枪说陈师傅是做那个的,当然对炼钢不感兴趣了。若是没猜错,陈师傅祖上就是做火枪的,官家喜欢,却只是当做玩物,没有大量生产使用。

陈显像见了外星人一样好奇的看着他。

赵玉林佯装没看见,说咱要大炼钢铁,不是在这里,而是去对岸,先收些零星矿石嘛。

陈显一拍胸脯说真要能行,他就跟着干了。

雷满说小哥是要干大事的,肯定得行。

这人在江湖,该提劲的时候还是要嗨一下,赵玉林笑呵呵的说:“当然能行了,我都不行还有谁能行。”

说罢,他蘸起茶水在桌子上划出后世抗日战争使用的大刀,说先打几把这种抗倭刀出来试试,这把刀刀刃,刀背都开刃,刀尖略弯起弧度,和刀背成尖角,可砍,可劈,可刺,重量来个四斤铁,用着绝对称手。

他这一番讲述下来,从大刀的设计到使用都说的清清楚楚,俨然就是个行家里手,直接把雷满和陈显都惊呆了。

赵玉林见有效果了,起身说他回去准备一下,晚上要在劳工社开夜校,这人不能不识字,叫雷满将大大小小的负责人都喊回来听听。

安排完毕,他骑着雷满的枣红马走了。

陈显这才对着雷满发话道:“赵家哥儿不是神仙就是妖孽了,他如何晓得我家祖上就是做火器的?”

雷满说他哪里晓得,陈师傅难道真的是军器坊出来的?

陈显,点点头,沉默不语。

赵玉林回到白塔,稍事休息后开始准备晚上的讲稿,他觉得要干一番事业,必须要有一帮骨干,而且这帮骨干还要知道干什么,怎么干。

所以,必须教他们认字。

城里,王老爷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

张县尉看到沈驼子的尸体后以最快的速度告知了他,他现在正和张扒皮坐在凉亭里对眼睛呢。

尽管昨晚沈驼子没有回来,但他俩怎么也没有想到沈驼子会失手被赵玉林乱棍打死,张扒皮都在怀疑沈驼子的功夫了,心里也在惊叹赵玉林的手段。

但是沈驼子的功夫绝对不容怀疑,他确实是大意了,不按赵玉林那么近的距离就是敢掷出霹雳弹。

现在,他们手里能打的倒是还有几个,但要具备绝对压制的高手却是没得,要再去探寻公事房秘密,怕是想都别想了。

明日王家要出一批货去重庆、临安,那个酒税可是直接暴涨了。他们都听说了,赵玉林还六亲不认,直接涨了码头劳工的工价,拆了赵家的房子呢。

王老爷幽幽的说,看来没得办法了。

“陆路不通走水路嘛。”张扒皮嘚瑟的说道,水寨的牛捕头是他招进去的小管事,平时盐商要走私就是走的水寨,如今陆路不通了,只好都去水寨。

王老爷已经不想和张扒皮继续走私了,一个是钱又不是他一人得,另外一个是他觉得张扒皮心太狠了,一旦暴露后张扒皮谁都敢杀了灭口。他现在没了沈驼子,真怕哪天东窗事发入了局子,张扒皮毫不犹豫的把他给咔嚓了。

但是张扒皮决定走水寨走私,他别无选择,只得叫身边的刘三联系牛捕头做好安排。

而城南的赵家花园里,赵老爷正在和觉明吃茶呢。这个伪君子连来了两个有趣,有趣,大赞他三儿涨工价,拆棚房呢。

觉明说三少爷死了一次之后已经不是过去的三少爷了。

赵老爷说再不是也还姓赵呢,是他赵家的人。

觉明说三少爷已经没了书生气,脸上全是狠劲,码头上的人都喜欢他一碗水端平了。

赵老爷说那就让他折腾去,公事公办最好,我家的进出货哪有王家的多,等他踢到石头上就晓得脚疼了。

赵玉林哪里知道这些豺狼狐狸的勾当,他准备了一下午,早早的吃了夜饭去劳工社,那里已经聚集起一屋子的人。各队管事都到了,连马灵儿听他哥说要开夜校也来了,她说自己将来要做掌柜的,少不了要学习。

赵玉林落座之后,堂屋里立刻安静下来,他给大家说这叫劳工夜校,专为咱穷人学习用的,读书不是富人的特权,咱穷人也要识文断字。

他看了看所有人,叫鲁有朋先点名,说要给夜校立个规矩,按时上下课,不许迟到、早退,每人每天要认十个字以上……

接着赵玉林开讲了,他教大家认脚踏实地、宏图大志和持之以恒三个词语,十二个字他逐一讲解,叫都认清楚了。

一屋子的人正在热烈讨论呢,一个花子进来告诉雷满,去水寨的小七斤不见了。

小七斤是前天雷满接收码头之后才安排去水寨的三个花子之一。昨天就不见了人。

雷满觉得事情严重了,要去水寨查询。

赵玉林说既然人是进了水寨后出的事,肯定要去水寨查看,但必须准备充分了。他叫雷满立即收拢劳工一队的全部人马出发,先将水寨包围起来。

稍后,赵玉林到达水寨后见到余下的十二人,雷满质问牛捕头为何不参加夜校的学习?

牛捕头说上峰没有这样的要求,他想去就去。

赵玉林问他小七斤呢?

牛捕头说不晓得,或许小七斤开小差溜了。

鲁有朋说小七斤孤身一人,不可能随便乱跑的。

赵玉林估计小七斤十有八九出事了,他叫鲁有朋立即收缴所有兵勇的武器,牛捕头马上不干,手握雁翎刀质问凭啥子收缴他们的兵刃?

雷满说小七斤在这里不见了,他们都有嫌疑,赵提辖要收缴他们的兵刃进行盘查很正常,没错。

赵玉林看到这些兵勇惶恐的表情,直觉让他感到小七斤已经出事,要想救人必须得快。他见牛捕头还在顽抗,对雷满说道:“叫他立即放下兵刃,谁敢不服杀无赦。”

众人迅速放下手中的刀剑,只有牛捕头一人不配合。

赵玉林叫花子们让开,对着牛捕头说县令命他提辖码头,所有事务都由他作主,既然牛捕头不服,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话还没有说完,赵玉林一晃就到了牛捕头面前,啪啪啪接连扇了他七八个耳光,牛捕头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赵玉林再飞起一脚,直接将他踢翻在地。

这下大家都懵了,他上前两步,一脚踩在牛捕头胸口,说他藐视上官,挨打是轻的了,想死就不说。

接着就对着牛捕头腰眼一脚,叫他老实交代,小七斤究竟去哪里了,不说,直接将他捆了沉码头。

这时,一个叫周平的兵勇说小七斤昨日被牛捕头他们喊去吃酒一直未归,牛捕头肯定脱不了干系。雷满一听大怒,上前一脚踩在牛捕头手掌上叫他说,牛捕头竟然不怕疼,拒不交代。

赵玉林叫雷满将牛捕头拉去隔壁审问,回头对着余下的人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重赏,首先提拔周平做水寨的小捕头,他要一个个问话。

半个时辰后,一切都清楚了。

原来,和小七斤一船做事的三个兵勇睡觉说夜话,无意中透漏了他们和盐商一起走私的信息,牛捕头担心事情败露,和两个心腹一起约小七斤吃酒,过后小七斤便失踪了。

现在,矛头直指牛捕头,事情就好办多了。

赵玉林走进关押他的房间,叫人将牛捕头仰面捆在板凳上,牛捕头身材高大,板凳不够长,正好将他的头部悬空。

赵玉林告诉雷满用窒息法审问,先找来几片裹脚的臭破布放进水盆里,润湿后一片一片的盖在牛捕头脸上,两片盖上去后牛捕头就表现的难受了。

赵玉林叫再找来一个水壶,他若是拒不交代就再盖上一片布,不停往他脸上浇水。

看他还能挺多久?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