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002章 城外有白塔

第0002章 城外有白塔(1 / 1)

王老爷决定,自己要去亲眼看看。

刘三听到二小姐的讲述,晓得赵玉林肯定是在装疯卖傻,说不定又会使出啥幺蛾子。他哪敢掺乎进来,忙说自己肚子疼先去出个恭,拉完屎尿就来。

王老爷有些不悦的点起两个家丁,叫上王德义,由王德惠领着朝赵玉林的院子走去。

后院西厢房内,赵玉林看着断裂的床沿特好笑,想到还要睡上两天呢,得找东西来垫平了,便带着李川出去院墙边上寻找。

当他走到第三根围墙柱子时,发现柱子脚下磊着三个大砖块,顺着再往上看,那围墙上明显有人翻越,攀爬的痕迹,围墙上还搭着一棵从外面弯过来的歪脖子黄桷树。

赵玉林心想自己搬走这三块砖石,断绝了贼人翻墙进来,又垫好自己的床,一举两得呢。

他叫李川抱一块,自己抱上两块大砖往回走。

两人刚把床沿垫好,王德义就进院子了。

这小子进门就大喊“赵玉林,缩到哪里去了?快给我出来。”

赵玉林听到是王家正主来了,得装傻,先看看再说。

他从内室出来,摆起一副瓜娃子模样,晃动着一双脏兮兮的手傻笑着说;“嘿嘿,床烂了,嘿嘿嘿,修床,嘿嘿嘿,修床。”

“装啥子鬼?”王德义说道。

他不相信,走进内室仔细看,才发现那张大床已经变形,床沿下还垫起了砖块。幸亏工匠做的结实,不然当口那些装饰的床檐,面板都要掉落下来了。

王老爷看到后也是愣住了,这是啥情况?

他王家要的家具,别人可不敢偷工减料做假,那宽厚的床沿怎么就硬生生的断了?

赵玉林才不管这些,只是一个劲的傻笑,已经坐在外屋端起茶杯吃茶了。

王德义出来盯住他问:“咋个搞的?说。”

赵玉林还是呵呵呵的傻笑,气得他又要伸手打人了。

李川见状,忙说也不晓得咋的,少爷起床来在床边一坐,这床就烂了。

王老爷上前喊了声贤侄,问他都好啦?

赵玉林根本就没有把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当长辈,他不回答,反而站起来把头伸过去,几乎贴着王老爷的脸傻笑着说床烂啦,又摸摸腹部说他肚子饿。

这个举动吓得王老爷连退两步,他看着赵玉林犯迷糊了,几天前还是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小帅哥,现在竟是一副傻不拉几的瓜儿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他不可置信的摇摇头,自顾自的率先走了出去。

王家人走后,厨房送来了食物,赵玉林吃了回到室内练毛笔字,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便叫李川去找刘护院安排车马出去走走看看。他来到南宋还没有走出王家院子呢。

李川给他讲,院子里的老人都说这个刘护院坏的很,专门欺负新来的下人。

他给李川说不用怕,那厮不敢胡来了。

果然,当李川跑去找到刘三,说赵玉林要出去转耍的时候,刘三马上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他讨好似的给李川说自己做不了主啊,得去禀报老爷才行,边说边带着李川去了茶厅。

王老爷一家人都还在呢,听刘三说赵玉林闹着要出府去,他开始不同意,王德义也在吼要对赵玉林禁足,将他困死在这院子里。

后来,他想到赵玉林打烂大床的反常表现,觉得十分蹊跷,认为不能将这傻子给绑死了,万一这傻子犯浑,在他的家里又打又砸的大闹天空,那不是丢他的脸了。

他想到这些,便叫刘三看护着赵玉林出去走走,他要回去就放他回去,但是不许随便乱窜。跟着又吩咐他的管家杜威快去通报赵家,赵玉林醒了,让他们接人。

刘三小心伺候着赵玉林出了王府,由北向南沿着大街行走。这是他第一次出府,即便有着后世所见的古镇印象,现在从车窗中看到巨大的古城,街铺鳞次节比,满眼的古代建筑和行人还是惊叹不已。

他饶有兴致的数着一间又一间的店铺、商号,竟然看到了一家“赵氏诚意典当行”,便叫刘三停车要去瞧瞧,或许是他赵家的呢。

刘三吆喝着将马车往前赶到僻静处,上来吊着哭腔小声说道:“求求三少爷别为难奴才了啊,老爷吩咐过的,走哪里去都行,回赵家去也可,就是不能下马车,这里才出府来没几步呢。”

赵玉林心里乐呵了,寒着脸说“少废话,赵家,王家我都不感兴趣,一直往前走。”

赵玉林在马车里寻思,这贼娃儿如此惧怕他,再敲打敲打,或许可以帮他做点事呢。

他正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的街景,刘三又发话了:“三少爷,快到城门口了。”

赵玉林看到西南角有座白塔,叫他出城去转塔子。刘三犹豫了一下,吆喝着车夫朝城门口去。

呵呵,这些守城的兵卒都和他认识呢,招呼了刘三一下,看都不看马车里是何人、何物就放行了。

赵玉林的马车通过一座长长的廊桥,向西走三里地,来到了白塔下面。

他下车去看白塔。塔前有一块残碑,看那碑文应是一位孝子为缅怀祖先而建,立于此已有上百年历史,再看那高高的塔身挺立在岷江边上,足足有十三层呢。

赵玉林信步往白塔里走,里面竟然是六七米见方的内室,还住着两个叫花子。拾级而上,发现下面的五层都建了内室,四面开有窗,是个很不错的遮风避雨之处呢。

下来后他叫刘三将两个叫花子请出去,再让李川守住门口,然后独自坐到楼梯上很玩味的看着刘三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三不晓得赵玉林葫芦里卖的啥药,以为赵玉林又要收拾他了,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赵玉林面前,直呼少爷饶命啊,根本就不关他的事。

他说是大公子王德义为报私仇踢翻的赵玉林,这位公子不学无术,平时就喜欢捉弄人取乐。

赵玉林还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不说话,捡起地上的两根稻草在手里反复打结。

刘三是个老江湖,见此情形,以为赵玉林是在暗示要对他下手了,吓得浑身发抖,哆嗦着说他只是一条狗啊,请三少爷把他当屁给放了吧。

跟着,刘三哆嗦着从怀里摸出两锭大银子双手奉上,口口声声求他饶命,说他日后少不了还有孝敬。

赵玉林想了一下决定收了,不然这贼娃儿心里不踏实,便叫李川先收下来。

刘三见赵玉林开口说话,又收了钱,这才稳住心神,不再左右摇摆发抖。

赵玉林警告刘三不许将他的事情说出去,习武之人应秉承狭义之心,行善积德,若是再为非作歹,背离侠义之道,他绝不轻饶。

刘三赶忙鸡啄米似的答应,保证今后不再犯。

赵玉林挥挥手,叫出去。三人离开白塔,太阳早已升到头顶,他叫去码头看看有没有好吃的。

刘三带领着马车去了一家靠东头的成义饭庄,赵玉林下车往里走,店面干干净净的,食客却是非常稀少,这是他最喜欢的,清净嘛。

刘三恭敬的请赵玉林前头走路。

他抬腿上了二楼,店小二喊着号子将他们领去靠江边的天字一号房。

这间屋子能俯览码头,眺望江景,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赵玉林进去坐下,刘三站在边上竭力讨好他,卑躬屈膝地逐一介绍各家的仓库、生意。

赵玉林听着很满意,难得的对着他略带笑意地点了一个头。这贼娃儿得了表扬,竟然开心的大喊门外的车夫快去车上取酒来。

稍后,酒菜齐了,赵玉林简单分一半出来,自个儿先吃了起来,喝过那荔枝青后却皱起了眉头。

刘三见状,上前期期艾艾的说这是王家在市面上销售最好的一款了,送给临安的贡酒他确实没法搞到手。

赵玉林不答话,继续吃饭,吃好了再叫他俩上桌子用餐,自己坐到边上吃茶。

末了才说王家把烧酒做到这个水平也是不易。

然而,在他看来荔枝青不过就是个果子酒,太烂了。

说者无意,隔墙有耳,那成义饭庄的掌柜陈忠顺晓得赵家三少爷来了,赶紧上来伺候,他刚上楼就听到赵玉林如此说来,脑子里立即打了激灵,忙放缓了脚步把身体靠去墙上偷听。

刘三听着傻眼了,啥?这可是荔枝青啊,还是出了名的贡酒呢,在赵玉林眼里竟然还不是一般的烂?

他很无奈的望着赵玉林。

赵玉林看着一脸傻样的刘三说小菜一碟,他日釀个新酒出来叫他吃了,就知道啥才叫真正的酿酒。

刘三听着眼睛都鼓得像大黑桃了,心道赵玉林一定吃过天下最美佳酿,才有如此境界,真是深藏不露啊。

而屋外的偷听者更是差点跌坐在地板上。麻麻德,哪来的神仙还是牛逼大王?竟然无视当下酿酒技术的巅峰,视他们为灰尘,垃圾了。要知道,他的成义烧坊费尽心思釀的酒都不好卖呢,这要不是吹牛逼,那肯定是神仙下凡了。

掌柜的缓过气来后慌忙下楼。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